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云中書庫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袁天罡,大開殺戒!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作者:皮俠客 | 更新時間:2019-11-09 22:19:05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多謝陛下!多謝陛下!”

    太極殿內,聞聽李二終于肯放過死去的李承宗后,鄭觀音連忙一臉激動地從地上爬起,然后面朝李二跪下,并不停地磕頭謝恩道。

    雖然李承宗不是李二親手所殺,但無論如何,李承宗的死都跟李二脫不了干系,而鄭觀音現在卻向著自己殺夫、殺子仇人磕頭謝恩,這場面要多諷刺就有多諷刺!

    但現實就是如此殘酷,今日若不是李澤軒出面替他們母子求情、要不是李二突發善念,李承宗即便是死,也會被葬身狗腹,如今能抱拳保全李承宗的尸身,鄭觀音已經心滿意足了!她不敢再有其他奢想!

    “好了!你退下吧!”

    李二目光微斂,看向鄭觀音擺手道。

    他好歹也是一國天子,并不想再繼續為難一個婦人了,更何況這個婦人還是他的大嫂!

    “多謝陛下!”

    鄭觀音又重重地磕了一個頭,然后站了起來,正準備轉身離開,她忽然又頓住了身形,猶豫片刻后,向李二福身道:“關于承宗之前的事情,陛下若是想知道,臣妾愿意如實相告!”

    投桃報李!

    在李二作出妥協后,鄭觀音也非常識趣地做出了讓步,當然,這些事情即便是她不說,李二想查也是能查得出來的!

    李二聞言,眼睛一瞇,淡淡道:“好!你說吧!”

    起初在得知天龍教龍首就是李承宗后,李二的確很好奇、也很想知道本來已經死了八年的李承宗為什么會死而復生的,但經過鄭觀音在這太極殿內哭哭啼啼地這么一鬧,他心里的好奇就沒有那么強烈了!但既然現在鄭觀音愿意道出實情,李二覺得聽聽也無妨!

    鄭觀音沉吟片刻,徐徐開口道:“武德三年六月,承宗被太上皇封為太原郡王,但同年,承宗卻得了一種怪病,不僅時常胸悶氣喘,而且經常雙目無神,殿下……建成一邊在明面上為承宗遍請名醫,一邊派人在民間尋訪江湖術士,因為承宗的癥狀有些像是民間百姓所說的中邪之兆!

    偶然之下,那時隴西公府的韋祭酒知道我們在尋江湖術士,便向臣妾和建成推舉了一個名叫袁天罡的道士,當時韋祭酒說這袁天罡不僅精通玄學相術,可預知未來,還精通道門醫術,或許可救治承宗……”

    “袁天罡?”

    聽到這里,李澤軒再也忍不住,驚呼出聲。

    先前李澤軒幫忙替死去的李承宗求情,鄭觀音當然是心存感激,所以被李澤軒打斷后,她不僅沒有慍怒,反而點頭解釋道:“沒錯!那道士就叫做袁天罡!據韋祭酒所言,前朝末年,袁天綱初到洛陽時,在清化坊安頓下來,那時他的相術預測便已經赫赫有名,許多人都曾暗地里找過他。

    一天,杜淹、王珪、以及韋祭酒三個人來見袁天綱,請他給看相。袁天綱預言杜淹將以文章顯貴而名揚天下;王珪不出十年將官至五品;韋挺面相如虎,將出任武官。并預言三人為官后都要遭貶譴,屆時大家還會見面。

    果然,武德初年,杜淹以侍御史入選天策學士,王珪則由建成舉薦當上五品太子中允,韋挺則是出任了檢校太子左衛率。袁天罡當初的所有預言,全都一一實現,所以韋祭酒才向臣妾和建成推舉了袁天罡!”

    “哦?這袁天罡還真能預測未來?那他跟你們又說了一些什么?”

    李二眼睛一瞇,不由對這個素未謀面的袁天罡開始感興趣起來。

    或許很多人會覺得不可思議,李淳風不是袁天罡的徒弟嗎?為什么這個時候李淳風要比袁天罡混的更好?

    事實上袁天罡是李淳風師父之說,純屬無稽之談。李淳風當初對道教感興趣,完全是因為他的父親李播,李播在隋朝時曾任縣衙小吏,以秩卑不得志,棄官而為道士,頗有學問,自號黃冠子,注《老子》、撰方志圖十卷、《天文大象賦》等。從小被譽為“神童”的李淳風在其父的影響下,博覽群書,尤鐘情于天文、地理、道家、陰陽之學。

    唐高祖武德二年,時年17歲的李淳風回到家鄉,經李世民的好友劉文靜推薦,成為秦王府記室參軍。從這個時候,李淳風就開始步入仕途!

    而袁天罡呢?據史書記載,貞觀六年,李二從嶲州召回因受太子李建成牽連而被流放的杜淹、王珪、韋挺,從他們口中得知袁天綱是蜀地卜相方面的曠古奇才,于是下詔要袁天綱到長安晉見。也就是說袁天罡是從貞觀六年才開始真正步入朝堂的,足足比李淳風晚了十幾年!

    此時,大殿之中,鄭觀音聞言如實回道:“當時袁天罡看了承宗之后,說我兒身上之病厄易解,但病厄驅除之后還會遭遇人禍,同樣會命不久矣!唯一破解之法便是先讓承宗以病假死、然后再秘密送往海外修道、避禍,且永世不得踏入中原,否則還會有血光之災!

    當時臣妾和建成都不相信袁天罡所言,但先前袁天罡對杜淹、王珪、以及韋祭酒三個人的預言都還猶言在耳,再加之連宮廷御醫都對承宗的病情束手無策,而袁天罡卻能把輕而易舉地治好承宗,他的話我們不敢不信!思慮再三之后,臣妾和建成決定依袁天罡所言,將承宗秘密送至青州,由青州出海,并吩咐照顧他的侍衛永遠別讓他再回中原!

    可誰曾想這人算終究不如天算,承宗他最后還是……”

    說到最后,鄭觀音再次忍不住低聲哭泣了起來。

    聽罷,殿中群臣不由震驚異常,誰也想不到當年李建成長子不是真正的病逝,而是來了個假死還生、被送至海外避禍了!

    再聯想到兩年前的玄武門之變,看來當初袁天罡對于李承宗的預言一點都不假啊!若是李建成和鄭觀音沒把李承宗送往海外,李承宗肯定會和李承乾的其他五個兒子一樣,在武德九年死于李二的劍下!

    李二的心中亦是掀起了驚濤駭浪,他不是驚訝于李建成給李承宗安排的假死還生之計,他是心驚于袁天罡預測吉兇的能力!試想一下,當初袁天罡要是給李建成看個相,會不會看出武德九年李建成將要遭受血光之災?若真如此的話,那他武德九年發動的那場兵變還會成功嗎?

    相士能預知吉兇,卻無法改變歷史!但若相士改變了一些關鍵人物的命運,不也等同于改變了歷史嗎?

    想到這里,李二心驚的同時,亦生出了一絲后怕,同時,對于袁天罡這樣能知未來吉兇的江湖術士,他心中也生出了一絲警覺,暗道這樣的人要是不能為自己所用,那最好便將其殺了!

    “原來如此!此事朕已經知曉了,你退下吧!李承宗雖犯下滔天大罪,但無論怎么說,他也是皇家之人,朕會讓宗令寺以皇子之禮將其厚葬!”

    沉默了片刻,李二擺了擺手,對鄭觀音說道。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李二對于李承宗的事情已經不怎么上心了,相反,他記住了袁天罡這個名字,此番事了之后,李二定會派人前去尋找袁天罡!

    “臣妾謝陛下隆恩!”

    逝者已矣,而且胳膊拗不過大腿,對于死了丈夫和所有兒子的鄭觀音來說,她不僅沒有能力去報仇,平日里更不敢有任何異動,不是她怕死,而是這個世上還有她牽掛的人——她的五個女兒!

    她要將她的五個女兒全部撫養成人并看到她們出嫁之后,她才能心安離去,她不忍心讓自己的女兒沒了爹之后,又沒了娘!

    鄭觀音謝恩之后,起身徐徐退出了太極殿。

    李二這時從李承宗的事情中回過神來,他虎目一凝,沉聲道:

    “此次天龍教叛亂,李承宗雖是主謀,但從犯之人,可不在少數,據朕所知,上至朝堂四品官吏、皇宮三品太監,下至城門守將、商人走卒,或多或少地都給天龍教攻打長安城提供了便利!今日清晨,天龍教圍城之時,有一十八名朝臣意圖帶領家仆打開城門或者在城內制造混亂,還有二十四個城門守將試圖蠱惑其余軍士嘩變!

    可惜的是,朕沒有讓這些人稱心如意!在他們發動叛變之前,就已經被百騎和左右武衛的軍士全部拿下,現在全都關押在大理寺的死牢之中!哼!朕說過,有功當賞,有過當罰,這些人勾結叛軍,試圖顛覆社稷,實在是罪大惡極,一律殺!無!赦!趙松,向眾愛卿宣讀一下案犯名單!”

    都說伴君如伴虎,前一刻的李二還猶如鋒芒內斂的利劍,此刻這柄利劍卻是鋒芒畢露,劍芒直指在這場叛亂之中給叛軍提供過協助的官員將領!

    朝堂之上頓時陷入了一片死寂,百官群臣這才知道今日朝堂之上為何會空出來的這么多位置,原來那些人全都被李二給打入死牢了啊!

    按理說,盛世之下,大興牢獄是絕對不可取的,尤其還是一下子抓了這么多朝臣,勢必會引起極大的動蕩,一般遇到這種情況官員們都會極力勸阻皇帝三思而行,但這時卻沒有一個人站出來勸阻,因為事涉息王,事涉謀反,而且聽李二的意思,那些被抓的官員都是人贓并獲,根本沒有狡辯、脫罪的余地!

    唯有死刑而已!

    “喏~!”

    趙松躬身領命,然后他轉過身,從袖中逃出一卷錦帛,大聲念道:“經查,太廟總管安德忠、黃門侍郎沈文華、京兆府少尹官弘盛、御史中丞丘建明、給事中游玄穆……”

    趙松每念一個名字,百官們的心肝兒便忍不住顫動一下,足足念了四十多個名字,才終于接近尾聲,百官們還沒來得及松一口氣,趙松接下來的一句話卻讓他們均是心中一沉:“……以上官員、將領,在叛軍圍城之時,在城中煽動百姓、制造混亂,并妄圖為叛軍打開城門,置江山社稷、百姓安危于不顧,罪不容誅,明日午時三刻,全部于西市口斬首示眾!欽此!”

    四十多名官員和將領,竟然被李二一下子全殺了!

    這恐怕是玄武門之變后,大唐王朝迎來的最血腥的一次官員大清洗了!

    “陛下圣明~!”

    沉寂片刻后,百官拱手齊聲道。

    這種情況下,沒有人愿意站出來為那些叛賊求情,就連房玄齡這樣的朝堂老好人也沒有提出任何異議,因為那些勾結天龍教、意圖反叛朝廷的官員確實沒得洗!

    李二點了點頭,將目光投向了魏征和韋挺,沉吟片刻后,他開口道:“魏征、韋挺、王珪,你等三人雖未參與天龍教叛亂,但卻有知情不報之嫌,朕念在爾等平日里一心為國為民,勞苦功高,死罪可免,但活罪難逃,故罰爾等各領十杖,官降一級、閉門思過一月、罰俸三年!你們三人是否心服口服?”

    按照李二原來的意思,魏征、韋挺、王珪這三人對于天龍教有可能與息王有關的情況知情不報,最輕的懲罰至少應該是削去官職的,畢竟這次天龍教進攻長安城,若不是李澤軒機緣巧合之下破解危局,長安城很可能會遇到大麻煩,那時候朝廷的損失可就難以估量了!

    但歸根結底,還是李澤軒先前那番求情的話起到了作用,他李二既然要做一代圣君,像魏征這樣的“人鏡”、韋挺、王珪這樣的賢臣是必不可少的!

    所以再三考量之下,李二還是選擇了對魏征、韋挺、王珪三位老臣從輕處罰!

    魏征、韋挺、王珪一臉慚愧地上前躬身道:“臣等心服口服,謝陛下開恩!”

    雖然十杖外加官降一級是比較嚴重的懲罰,但相比于他們所犯的錯誤來說,已經算是輕的了,所以此刻三人對于李二均是感激涕零。

    不過魏征在感激涕零之后,心里卻開始泛起苦水了,三年沒有薪俸,這可讓他魏噴子怎么活啊!以后別說喝酒了,恐怕家里都揭不開鍋了!

    …………………………

    
掃描下面二維碼或者打開微信添加公共號名:yunyuedu5(云閱讀網)關注后,我們會第一時間更新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最新章節!!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最新章節http://www.kqbetq.live/hunzaidatangdegongkezhainan/,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殊途難同歸應物記龍魂出擊殿下追妻:王妃別亂嫁明末之草木皆兵嫡女在上:殿下,請自重!大宋梟途作弊領主重生三國之我為皇帝三國之最強神射
福彩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