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云中書庫 > 原來我是妖二代

727 打架

原來我是妖二代 | 作者:賣報小郎君 | 更新時間:2019-09-04 04:02:02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雷電法王站在指揮部的大廳,望著墻上掛著的地圖,血裔聯盟的勢力用紅色圓圈標注。

    智囊團在交頭接耳的研究戰術,十幾名接線員時刻與前線保持聯系。

    目前為止,戰況非常理想,凌晨兩點半發動突襲,現在是凌晨五點。近三個小時里,已經剿滅了血裔聯盟六個勢力。

    其中沒有超一流勢力,超一流勢力沒那么容易剿滅,但在天亮前解決戰斗并不難。要知道,這場從北到南席卷整個國家縱線的戰斗里,現存的寶澤八神全部出動了。

    這要歸功于寶澤的監控,每一個勢力外圍都布置了足夠多,且隱蔽的人手,暗中監視著敵方的一舉一動。

    這是官方組織的優勢,哪怕某幾個勢力清理了附近的監視人員,但天上的無人機,附近的監控等等,都是寶澤的眼睛。

    寶澤還對血裔聯盟里的幾個原道佛門派采取了斷電斷水措施。

    敵人完全就在我們的眼皮子底下,我對你了如指掌,你對我一無所知。再加上是突襲,打了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當然,寶澤也有不小的傷亡。圍攻全真派的部隊差點被團滅,他們誤判了形勢,進行一輪火力轟炸后,便全員殺進廢墟,清理戰場。

    但全真的道士們藏在地宮里,躲過了迫擊炮和裝甲導彈的轟炸,從四面八方冒出來,殺了寶澤部隊一個措手不及。

    只逃出來三分之一的員工,在全真派外圍守著,等待支援隊伍到達。

    總體傷亡在可承受范圍內。

    智囊團的首席咳嗽一聲:“法王,如果不出意外,天亮前可以殲滅血裔聯盟,我們付出的代價不會太大,甚至沒有一個月前的內亂慘重。”

    “這是好事,但你似乎并不開心。”雷電法王看著他。

    “因為太容易了”首席嘆口氣,“雖然這么說有點賤,但太容易得到的勝利,讓人心有不安。”

    雷電法王皺了皺眉。

    “你是說他們還有什么后手?”

    “不清楚,

    但我們這幾天在各個門派、家族做過排查,沒有發現潛伏的古妖勢力。理論上來說,這場戰斗十拿九穩。”首席回答:“可是法王,你不覺得太簡單了嗎。”

    雷電法王點點頭。

    雖說寶澤占了官方組織的優勢,把血裔聯盟的勢力牢牢監控著,并且有充分的部署。勝利似乎理所應當。

    可對方是主宰,牠們真的這么好對付?

    “從現在開始,讓前線的員工每十分鐘匯報一次情況。外圍的預備隊做好巡邏工作,不放任何人離開,不讓任何人接近戰場。對門派、血裔家族所在的區域進行停電、斷網處理。”

    “加強對中立勢力的看管,每隔一小時清點他們的人數,超過十人缺席,槍斃那十人家屬,超過二十人缺席,直接火力轟炸。”

    雷電法王下達指令后,頓了頓,問道:“還有什么要補充?”

    智囊團搖搖頭。

    除了正面戰場,寶澤還對中立勢力進行了嚴格的看管,防止其中有“秘而不宣”的二五仔。同時對周邊的區域做了保密措施。

    斷網斷電,盡量把這場硝煙遮掩,不讓它出現在公眾視野中。

    好在除了個別血裔家族,各門各派的根據地都在洞天福地,夜間不會有游客。

    十分鐘匯報一次情況的目的,是防止主宰出手團滅,而寶澤反應不及時這種狀況。

    但讓人意外的是,主宰似乎沒有出手的意思,對于拉攏的勢力采取了冷眼旁觀的態度。并不在意他們的存亡。

    當然,現在下此結論還早,因為血裔聯盟并沒有被殲滅,誰也不能保證主宰不會后期發力,扭轉局勢

    真言宗。

    連綿的山脈在黑夜里靜默的佇立,星子般的燈光點綴在山頂和山腰位置。

    山腳處,一點微弱的火光亮起,順著臺階,蝸牛攀爬一般的向著山頂挪動。

    提著燈籠的佛頭緩慢登山,身邊是穿著風衣,金發往后梳理成大背頭的貝克·理查德森。

    “有必要嗎?”貝克理查德森說道。

    他想說,佛頭既沒必要提著燈籠登山,也沒必要親自清理門戶。戰爭已經打響,真言宗自然有寶澤負責清除,不需要他這個佛門大佬親自出面。

    “寶澤做寶澤的事,我做我自己的事。”佛頭笑瞇瞇的表情,語氣溫和:“攻下真言宗不簡單,能少死人,便是大功德。”

    “如果你沒有手電筒,我可以借你。”貝克會長說,他瞄了眼被佛頭背在后背的草雉劍,它套在黑色的劍套里,收斂了寒芒。

    “提著燈籠,更符合我的氣質。”佛頭拒絕了他的好意。

    這是在彰顯格調?

    來自米利堅的會長雖然精通中文,但詞庫里沒有裝逼兩個字。

    兩人行了一陣,理查德森忽然問道:“佛頭,當年如果你全力出手,誰輸誰贏?”

    他看見佛頭面帶微笑,正要說話,趕緊補充道:“出家人不打誑語。”

    佛頭想了想,“十一年前的往事了,老調重彈有何意義?我們應該放眼現在,展望未來。”

    貝克·理查德森皺了皺眉,面露不甘,佛頭沒有正面回答,卻已經告訴了他答案。

    “那現在呢?”理查德森又問。

    當年他剛掌握極道絕學不久,而現在十年過去,無論氣機還是異能,以及極道絕學的增幅,都不可同日而語。反觀佛頭,已經九十多的高齡,難免氣血衰敗。

    佛頭沉默,未曾回答。

    呵,我跟一個年邁的老人較勁做什么,雖是同境界,卻不是同代人。同代人里,我是當之無愧的無敵。

    山勢陡峭,夜風里帶來山間霧霾的氣息,兩人走了半個多小時,終于抵達真言宗的大門,臺階兩側的路燈灑下橘色的燈光,門內第一座大殿是藥師。

    四周靜悄悄的,沒有看門的和尚,也沒有巡邏的僧人。

    穿過藥師殿,沿著臺階繼續往上,貝克·理查德森環首四顧,皺眉道:“不對勁,這么大的寺,連個人都沒有?”

    他一邊蕩漾出精神力,一邊嗅著空氣里的氣味,既沒捕捉到活人,也沒聞到血腥味。

    佛頭嘆口氣:“這里沒人,人自然是在山頂。他們等著我們呢。”

    “被發現了?”貝克·理查德森皺眉。

    “脫離佛門的勢力里,只有真言宗和律山寺兩個超一流勢力。有相應的防備也是正常。”佛頭側頭掃他一眼:“你聯系一下寶澤的人,問問真言宗是不是提前退走了。”

    “不需要問,直接上山頂一看究竟。”貝克·理查德森覺得佛頭這是把自己當小弟,冷著臉,埋頭登山。

    俄頃,大雄寶殿出現在視野里,他們登上了殿外的大平臺,平臺中央擺著一尊巨大的香爐,正對著敞開的殿門。

    透過殿門望去,一道高大的人影負手而立,背對著殿門,面朝佛祖。

    似乎察覺到了兩位極道高手的靠近,牠轉過身來,赤紅色的雙瞳旋即獰亮:“佛頭,等你很久了。”

    “阿彌陀佛,貧僧也找你很久了。”佛頭低聲念誦佛號,順手把紙燈籠丟進了香爐。

    明艷艷的火光亮起,佛頭臉龐映著一抹赤色。

    “放下草雉劍,回你的兩華寺,你還能壽終正寢。不然,今日先殺你,明日再滅兩華寺。”青師分不清男女的聲線在黑暗里傳蕩,聽著既詭異又嚇人。

    “施主拖我佛門下水前,可有想過給貧僧面子?”佛頭目光略過青師,落在高大慈悲,裹著金裝的佛祖雕像上:“想要草雉劍,那便隨貧僧來。不要破壞了佛門清凈地。”

    說著,他轉身欲走。

    青師冷笑一聲,抬起右臂,驟然握拳。

    砰!

    佛頭的頭像炸裂,身軀布滿裂紋,裂紋飛快游走,近十米高的佛像寸寸坍塌。

    青師嘲笑道:“佛門清凈地,這樣就不是了。”

    佛頭頓住。

    “阿彌陀佛。”

    沉沉的佛號聲中,佛頭猛地轉身,袈裟鼓舞,拍出一掌。

    天地間金光驟然亮起,金色的手掌推出,剛開始是正常手掌的大小,每推出一尺,便高一丈。臨近大雄寶殿時,佛掌足足有十幾丈高。

    大雄寶殿紙糊般破碎,佛掌炸開,化作純粹的氣機席卷四方,地面撕裂,山頂刮起大風,樹林搖晃,發出“呼呼”的凄厲叫聲。

    這貝克·理查德森吃了一驚,佛頭是被怒火沖昏了頭腦,還是氣機磅礴到不懼揮霍?

    打架是這么打的嗎?

    
掃描下面二維碼或者打開微信添加公共號名:yunyuedu5(云閱讀網)關注后,我們會第一時間更新原來我是妖二代最新章節!!
原來我是妖二代最新章節http://www.kqbetq.live/kalie/,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千面幻王我的師姐們都是女魔頭修仙的不平凡日常開局成為大反派公子用掛否魔門圣女想讓我入魔從爛木頭開始吞噬進化噬妖者域上緋紅重生后太子開始追求我
福彩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