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云中書庫 > 太行道

第二章

太行道 | 作者:不若_ | 更新時間:2019-11-09 18:26:14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過來了。”包子鋪老板嗓子一緊,仿佛被人捏了氣管,瞪著雙驚恐的眼睛,抖著雙腿往后退,被腳下凸起的石塊一絆,整個人直接砸進了路旁那條陰溝里。

    貞白再度無語。

    這種自己嚇自己的能耐也是沒誰了

    伴隨著包子鋪老板一聲凄厲慘叫,驚得鄉鄰哀嚎連連,一眾撒丫子狂奔,也顧不上王五王六他媳婦兒了。婦人估計也給嚇懵了,立在原地,僵成塊鐵焊的樁子。

    包子鋪老板頂著一根稻草,在陰溝里站起身,正欲往上爬,就見那嚇死人的玩意兒“飄”近了,提著白皮燈籠的手上滿是血污,身上那件寬寬大大的白袍子在風中晃蕩,里頭仿佛就剩一把骨頭架子般,詭異地空蕩。然而更詭異的是王六她媳婦兒突然爆走,大喊一聲“王六……”就朝那人鬼不祥的玩意兒撲了上去。

    包子鋪老板伸出五爪,驚悚的捂住半邊臉,睜成一只獨眼龍,奈何那爪子掉在陰溝里,沾了一手的稀泥,被他此舉一捂,糊了滿臉。

    再瞧那婦人,應是中了邪吧,才會將一把長達近兩米的骨頭架子錯認成了王六那枚矮胖墩,況且這骨頭架子雖面如白紙,模樣卻俊俏得很。

    婦人沖到那介白衣跟前,一把抓住那只挑燈的手,觸及的瞬間,徹骨冰冷的手背凍得她一顫。

    若不是渾身透著股森森陰氣,又在夜間神出鬼沒,包子鋪老板都要懷疑這老娘們兒是上趕著吃人家豆腐了。

    婦人淚眼婆娑道:“這燈籠,是我家王六拎出門的,怎會在你這兒?他……他人呢?”

    包子鋪老板聞言一愣,放下捂著半邊臉的爪子,細看那白皮燈籠的下角,果然寫著王氏餛飩幾個字。

    骨頭架子眼周發青,蒼白的嘴唇翕動,嗓音跟破了的風箱在抽拉一般,及其嘶啞:“山下,去……”

    一張口,婦人就嗅到他滿嘴的鐵腥味,猛地縮回手,那骨頭架子卻整個一斜,暈倒在地,背后的劍匣壓在身上。

    包子鋪老板瞠目結舌,鬼也暈?

    他一個激靈,手忙腳亂從陰溝里爬起來:“大嫂子,這是個活的嗎?”

    說著就去探人的呼吸:真是個活的!

    又并起兩指探向白衣人頸項動脈,包子鋪老板“嘶”一聲縮回手:“都他媽涼透了。”

    湊近了一瞧,此人好似有幾分面熟,但因方才嚇得不輕,腦子不太靈便,他在這城里打開門做生意,人來人往見過不少好看的皮相,但喪成這樣還這么俊俏的,他就見過一個。

    包子鋪老板一拍大腿道:“他……他不就是一月前進亂葬崗的修士嗎?!唉喲娘誒,出來了?就他一個人出來了?還有一個呢?”

    聞言,冷眼旁觀的貞白終于靠近了些,彎下腰,打量白衣人半響,淡漠的眉心一皺。

    包子鋪老板察言觀色道:“道長,有什么問題嗎?他從那種地方出來,會不會被什么……”

    貞白:“背回去。”

    “啊?”包子鋪老板反應過來,連連點頭,“噢噢噢,背回去。”他在前襟蹭掉爪子上的泥漿,背身蹲下,抓起那人的手往背上拉,費了好一會兒功夫,修士軟綿綿地仿佛沒長骨頭,可扛上背之后又覺得此人全身一把皮包骨,硌得人生疼。

    一個月前這修士雖談不上多健壯,但還算剛勁勻稱,個兒高又齊整。背負劍匣往包子鋪的攤前一坐,老板做了二十多年生意從來沒那天清早一般火爆過,都賽過王六家的餛飩鋪了。這人招蜂引蝶的聚來了整條街的小姑娘老娘們兒。都是群只見過油菜花的鄉下佬,突然來了朵油菜花中的翹楚,啊呸,牡丹花,一枝獨秀!男人怎么能用花來形容,娘里娘氣的,一點都不酷。管他的,反正好看就是了。原本與他一同前來的男子也是個清雋的,只是跟他放一起,就顯得平平無奇了些。

    包子鋪老板背起修士就要往回走,奈何那人身高八尺,壓/在包子鋪老板身上,長腿拖地,活像個一米四五的小兒背了個踩著高蹺的大高個兒。

    婦人急道:“他剛才說山下,是不是說我家王六在山下啊?”

    包子鋪老板:“他說的?”

    婦人忙點頭,包子鋪老板扭頭對貞白道:“那個,道長啊,這又是在亂葬崗外頭,能不能勞煩您同我們走一趟?不會讓你白跑的。”

    婦人立即掏出錢袋遞給貞白,后者并未去接,冷冷拒絕:“我不去那里。”

    包子鋪老板:“為何?”

    婦人緊緊握住錢袋,抹了把淚。

    貞白右移一步,伸手在修士的腰側掏了掏,拿出一塊木質刻成的符箓,遞給婦人:“帶在身邊,只要不入亂葬崗,它能擋煞。”

    婦人連忙接過,轉身就往亂葬崗的方向跑。

    “大嫂子,你別一個人去啊,等等。”包子鋪老板放下修士,令其靠在一棵樹根下,拜托貞白照看著,便惶急慌忙地提起燈籠追婦人去了。

    原本冷眼旁觀的貞白,不太想救他。

    但鄉鄰們說,他是為了救那個孩子進的亂葬崗。

    貞白便強行擠出來一丁點兒善心,守在一旁,而非轉身離開。

    此時三更已過,蔽月的黑云漸散,銀光漏過桑葉,渡在樹下人臉上,雖蒼白如雪,卻面如冷玉,長睫若羽,只是呼吸若有似無,仿佛下一刻就會斷氣。目光順著他白膩的脖頸往下滑,略敞的領口幾道血印,像被鋒利的樹枝劃傷的。在亂葬崗里待上月余還能活著出來,也不知此人是命大還是本事大。

    貞白的視線落在修士右手虎口處,那里有一道及深的豁口,結過痂,血塊已呈褐色,但未曾包扎而又經撕扯,便再次裂開,鮮血還未干透。

    貞白有片刻出神,隨即蹲下,探上其脈搏,目光陡然一沉,她捋起男子袖管,那蒼白的臂膀凸起根根青黑色筋脈,在皮下阡陌縱橫,蜿蜒直上,貞白扒開他胸前衣襟,那些青黑色筋脈交錯在胸膛,直逼心口蔓延。若是包子鋪老板那幾人在場,看了估計得嚇癱。

    是尸氣,且已侵入肺腑。

    而他領口下仿佛被樹枝劃傷的血痕,是其在自身刻下的一個符咒,以防尸氣蝕心。但亂葬崗的怨煞之氣太重,這個符咒根本不足以自保,尸氣攻心只是早晚而已。

    貞白拎起他垂下的手,微微施力,其虎口處漸漸彌合的傷口重新裂開。她輕輕掐了,掌心凝了道真氣,仿佛形成一個吸盤,引流出虎口的鮮血逐漸呈褐色,蔓延入心口的黑紋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緩慢縮退。

    修士的臉色在月下白到幾乎透明,好似有一只手在他體內死勁拉扯,要將他抽筋剝皮般。他極為痛苦地皺起眉,長睫微顫,掙扎著欲想抽回手,被貞白強行拽住,然而那青黑色筋脈在即將退到肩頭時猛地停住,貞白加重力道,可那爬滿全身的青黑色筋脈卻未消退半分,反而在以更快的速度重新蔓向胸膛。

    修士慘白的嘴角溢出一滴血,貞白心下一驚,立即收手:“是附骨靈。”正如其名,是一種附在人骨上的怨靈邪煞。盤踞入心,侵皮附骨,使其肌肉萎縮血脈枯竭,直到骨頭與皮肉生生剝離,變成一只人鬼不是的“白骨精”。

    眼前的修士,肌肉薄削,眼看就要瘦成一把骨頭了,若不是刻在胸口的那道符咒,恐怕已經化成一堆白骨。顯然他即便走出亂葬崗,若無法驅除身上的附骨靈,也是命不久矣。

    貞白撕下修士衣襟下擺的一塊布料,簡單粗暴的纏在他虎口處,胡亂打了個很不講究的死結。剛站起身,就見包子鋪老板以百米沖.刺的速度狂奔而來,一時沒剎住腳沖到了貞白前方,有又氣喘呼呼掉回頭,抹了把臉上的冷汗,道:“不,不好了,你先看著他,我去城里喊人幫忙,都,都死了。”

    貞白一怔:“誰死了?”

    包子鋪老板躬下/身,雙手撐在大腿根,粗喘道:“王六,還有……”他指了指靠在樹下的修士,說,“跟他一起的那個。”

    “那婦人呢?”

    “受不住刺激,大悲過頭,昏倒了,我現在得去找人來幫忙。”

    貞白了然,瞥了樹下人一眼,沉著道:“這人也快死了。”

    語氣太過從容冷定,仿佛只是在說這人受寒了般,以至于包子鋪老板一時沒反應過來,點了點頭,又猛地抬起下巴:“啊?”

    他狠狠咽了口唾沫,試探性的問了句:“還有救不?”

    貞白垂眸:“試試吧。”

    “誒。”老板應著,去扶昏迷不醒的修士,“救命要緊,先背他回去,再通知鄉鄰們過來,哦對,給他弄到哪兒?”

    “祥云客棧。”

    包子鋪老板一鼓作氣,到祥云客棧時差點岔了氣,也顧不上其他,火急火燎地竄出門去找人了。

    一夜折騰,天見麻亮。

    保和堂的藥師一大早被攪了清夢,揉著惺忪睡眼接過方子,又打了個哈欠才懶懶散散抖開藥方,細瞧片刻臉色驀地一沉,上面全都是大補的藥性,虧他還以為是什么要命的重疾呢天不見亮來砸門,你啥時候不能補,偏要大早上進補,還補得這么狠,下如此猛的藥劑是養了頭大象吧?!否則體積以下的物種都能給它補死了。

    藥師一掀眼皮,看著面前一臉冰霜的女冠:“請問道長,這藥是?”

    貞白:“救人。”

    藥師眨了眨眼,欲想提醒:“大補啊,一般體質受不住的,即便特別虛弱,也得慢慢兒進補調養。”

    “不一般。”一個快被附骨靈蠶食殆盡的體質哪能一般。

    藥師欲想再言,被貞白一句“抓藥”堵了回去,又不是讓他賣砒霜,頂多吃得人噴血,暗自一琢磨,便拎起藥秤繞到櫥柜前,拉開藥格狠抓了一把。

    取藥之時貞白掏出一塊玉牌擱在柜臺上:“抵押。”

    藥師遞藥的手一滯:“咱這兒可不是當鋪,要不您先去換了銀子再來取?”

    他剛要縮回去,卻被貞白迅速接了:“煩請務必保存好,擇日貧道定當來贖。”

    “誒……”他剛要阻攔,奈何人轉身就走,藥師抓起玉佩要追,只覺觸手冰涼,寒氣直貫掌心,他垂眸一瞧,色澤剔透,再不識貨也能分辨此物乃上等墨玉,拿在手心翻了個面兒,上頭是以小篆字體雕刻了一個“楊”字。

    那女冠姓楊?

    藥師不再琢磨,將玉佩塞進袖子里,反正搗騰這會兒大腦已經清醒了,再過不了三刻也該開門營業,索性抱起藥杵轉入后堂搗些藥材。

    貞白走出保和堂不遠,就見包子鋪老板領著鄉鄰和一隊官差,把兩具尸身和昏厥的婦人抬進了城。
掃描下面二維碼或者打開微信添加公共號名:yunyuedu5(云閱讀網)關注后,我們會第一時間更新太行道最新章節!!
太行道最新章節http://www.kqbetq.live/taixingdao/,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抱刀行斗羅之圣劍使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我在下一個今天等你村花亂入乃木坂46的故事王爺寵妻套路深咸魚王妃要翻身將軍夫人請轉身錦衣春眾維之上
福彩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