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云中書庫 > 太行道

第三章

太行道 | 作者:不若_ | 更新時間:2019-11-09 18:26:14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祥云客棧的伙計將一碗煎好的湯藥端進房,笑瞇瞇開口:“道長,按您的吩咐,四瓢水熬成一碗,丁點兒都不帶多的。”

    貞白頷首,接過湯碗:“有勞。”

    “您客氣。”伙計端著托盤帶門離開。

    貞白將藥碗擱在矮凳上,瞅著榻上的人斟酌須臾,伸手捏住他雙頰,將一勺湯藥灌入微張的唇齒中。藥汁滑入,浸潤原本干燥到幾乎撕裂的咽喉。修士的喉結上下滾動,做了個吞咽的動作,只覺一股清苦至口中蔓延,甚至在源源不斷的流入。他想抿緊唇,奈何兩頰被人用力禁錮著,迫使他不得不一口一口咽下去。

    修士勉力撐開眼皮,卻只能欲睜欲合的掀開一條縫,渙散的目光從濃密的睫毛透出來,好似被一排簾子遮掩著,只能瞧見一個模糊的剪影。

    貞白的手一松,那張蒼白的臉頰上印出幾個指紋。

    強撐著一絲混沌的意識,修士張了張嘴,虛弱地擠出兩個字:“馮……天……”

    估計是那個與他同行之人的姓名,一早被抬回縣衙時,貞白已經見過了。

    馮天早已殞命,尸體已經腐爛,想必在亂葬崗里就已不幸身亡,卻被他不顧一切帶了出來,還有那個闖入亂葬崗的王六,想必也是被他拖出來的。

    明明都自身難保了,卻連個亡人都不曾拋下,光是這份俠肝義膽,貞白亦是動容的,否則自己也不會耐著性子,一口一口地灌藥。

    這個人,許是值得她救一回。

    她擱下湯勺,在瓷碗里碰出輕響,淡淡道:“尸體送去了縣衙,等你能下地了,再去認領吧。”

    修士雙眸緊閉,睫毛微微顫動了一下,便再無動靜。

    此時包子鋪老板尋到客棧,想請貞白前去瞧瞧王六的尸身。縣衙那邊查不出個所以然來,只斷王六是滑了腳,腦袋磕在了石壁上,摔死的。但畢竟死在亂葬崗那鬼地方,包子鋪老板才特地來請貞白走一趟,加之王六即將下葬,都需要請道士來擇吉地。

    貞白本想拒絕,就見對方掏出錢袋奉上,正是昨日王六媳婦兒摸出來的那一包。

    她至出世以來,就一路窮困潦倒,連玉佩都給抵押了,若是手邊再無銀錢,兜里那幾個鋼镚兒只夠再續一日房錢。所以貞白即便不修此道,還是斟酌須臾收下了,臨走前在修士心口壓下一道符,便跟著包子鋪老板出了門。

    踏入王家小院,就見一口黑棺停在堂屋正中,婦人一身喪服跪在棺槨前,潸然淚下,哀默憔悴。

    她麻木地往盆里丟著紙錢,動作滯緩,哪怕火舌燒到手指,也仿佛毫無知覺般。

    那模樣,著實可憐凄慘。

    貞白冷目一掃,視線停駐在墻角一簇青竹上。

    深秋之際,這竹子未免太過繁茂。

    貞白略一深思,想起初次在縣衙見到王六的情景,他被杖責扔出大街,恰巧擋住貞白的去路,那一瞬她分明在此人身上捕捉到一絲陰氣,所以站定未動。之后又聽聞說他失蹤女兒托夢,貞白則以為他女兒香消玉損,化了陰靈尋回來,讓自己父親前去找尋自己的肉身。

    但如今看來,并非如此。

    貞白抬腳邁過門檻,進到堂屋。

    婦人抹掉淚,撐著棺槨一角,有些吃力地起身,頂著張傷心過度的臉相迎:“道長。”

    貞白向來不會安慰人,只道了句節哀,便繞到靈前,探了探死者,就如官府所說,除了頭部撞傷別無異樣,只是……

    貞白目光一沉,轉頭問王六媳婦兒:“院子里的青竹長青不敗么?這都深秋了,也不見一片落葉。”

    包子鋪老板聞言,湊出門一瞧,難掩訝異,頻臨寒冬,四處的花草樹木都逐漸枯黃凋零,怎王六家這堆還郁郁蒼蒼生機蠱然,仿佛正值春盛。

    婦人道:“說來也怪,原本這竹葉都快掉光了,誰知一月前的某天,突然冒了新芽。”

    貞白神色一肅:“一個月前?”又是一個月前。

    婦人點點頭:“是啊,枝繁葉茂的,王六還高興了一陣,說咱家這是塊風水寶地,誰知……”說著有些哽咽,生生把話頭壓了下去。

    見貞白臉色不對,婦人戰兢道:“這竹子,有什么不妥嗎?”

    貞白并未作答,徑直走向院角處,越是靠近,那股陰冷之氣便越是濃重,竹下放置著一張藤椅方桌,想必平日是個乘涼庇蔭的地方。貞白抬手,緩緩扶上竹干,半垂的眼皮微不可察地顫了顫。她淡聲問:“這院墻后頭,有墳冢?”

    婦人一臉茫然:“沒有啊,后面就是一片竹林,不過葉子也都落了,前頭住著人呢,哪能在后頭埋人。”

    貞白:“可是陽宅就建在了陰宅上。”

    聞者一陣顫栗,婦人聲音有些抖:“道……道長,這話從何說起啊,我們一家搬來半輩子,這院是后來掙了些錢,王六去找人擴建的,住了好多年,一直相安無事。”

    “所以這些青竹是擴建的時候沒有砍掉嗎?”貞白輕描淡寫地說了句:“地下確實埋了堆尸骨,沒有墳冢就是無墳無棺的無名尸,許是被人所害,怨氣頗重。”

    婦人臉色煞白:“不可能。”

    貞白并不多費口舌去解釋,只道:“順著竹根一挖便知。”

    包子鋪老板一臉驚悚,猶猶豫豫開口:“要我……我去拿鏟子?”

    “現在不行。”貞白道,“這里還壓著棺呢。”

    包子鋪老板和婦人都快被她莫名其妙的話嚇出病了,插嘴問:“道長,您方才不是還說無墳無棺嗎,哪又壓著口棺了?”

    貞白簡明扼要:“竹棺。”

    聞言,二人紛紛睜大眼,繃直了背,汗毛倒立,盯著跟前這一簇茂密的青竹,猛地后退了兩步。

    包子鋪老板:“啥?這這這這這……”

    貞白道:“青竹乃空心,招陰,于游魂而言如同棺槨,便成了這孤魂野鬼的墳冢。”只是,這堆尸骨在地底被埋了幾十年,從未有甚異變,而這簇青竹也是在一月前聚陰新生。

    許是貞白的面色太過凝重,包子鋪老板和婦人更加驚懼不已,但心下還是難免懷疑貞白在危言聳聽,畢竟未曾親眼所見,便不會輕信那些怪力亂神的事情,況且若這地下真埋了什么冤魂,家里又怎沒個古怪的事發生?思至此,婦人忽地一憷,不是未發生,她閨女不是莫名其妙失蹤了嗎,往尋常了想是不知去向,可王氏之前日日夢見小女哭訴,告訴她自己被困于謝宅?仔細一琢磨,若非真不尋常?婦人打了個寒噤,早已六神無主,淚目道:“道長,那可怎么辦,會否與小女的失蹤也有關聯?”

    有無關聯貞白也不敢斷定,但她隱隱覺得,會與一月前所發生的事情相關,至于何事,此處先按下不表。貞白心中惴惴,方才觸及修竹,繞指的陰氣還未散盡。自進門伊始,她就發現這塊院腳屬聚陰之地,即便秋冬臘月,也會青竹長青。婦人說一月前它還落葉,那么此處的風水,則是最近才起了變化。

    貞白問:“昨夜我給你的木制符箓呢?”

    婦人半響才反應過來,忙從腰間摸出雙手遞上。

    此符箓刻痕極深,一氣呵成,頗費修為,用來擋煞鎮棺再合適不過,貞白揮手一擲,直接將木符插進土里,側首對包子鋪老板道:“可以挖了。”

    若說他們方才還對貞白的話半信半疑,那么當包子鋪老板大汗淋漓挖出一具骸骨的時候,就全都信了,他猛地丟開鐵鏟,仿佛扔開一根燒紅的鐵烙,急速倒退間,一屁/股坐倒在地,兩腿胡亂踢蹬,屁/股生生又往后挪了幾許,才驚魂未定的頓住,指著方才自己挖的大坑哆哆嗦嗦叫:“死死死死死人。”

    自家院內怎么會挖出一具骸骨?

    婦人早已嚇得魂飛魄散,現在家里就剩她一個婦道人家,沒了主心骨,旁人說個什么,她就信了個邪,何況真的挖出一堆骸骨,婦人則對修竹成為陰魂竹棺之事深信不疑,撲通一聲跪在貞白跟前:“請道長開壇做法,趕緊把它收了吧。”

    貞白看了眼正午的日頭,不疾不徐道:“入夜再說吧。”

    包子鋪老板癱著一張毛骨悚然的臉,暗忖,是等入夜跟那玩意兒一戰的意思嗎?

    若現在不除,等到晚上還不得嚇出勞什子病來,婦人忙道:“加錢!”

    貞白搖搖頭:“只不過一縷殘魂,才養月余,若現在動了,日頭一曬就散了。”

    包子鋪老板頓時無語。

    不趕緊曬丫個灰飛煙滅還留著過年?但眼下挖出死人,他除了害怕還想去報官。

    貞白垂眸,目光落在插/入木符的位置上,她兩步上前,蹲下/身,指腹沾了泥上一抹灰燼,若有所思地尋覓片刻,在枯草下拾起一角還未燒盡的紙錢,被露水打濕又風干,上頭還沾著塵垢。

    冥紙除了祭拜還能作甚?莫不是王六一家知道此地埋了尸,也或是他們所埋?

    貞白回過頭,目光審度,婦人被盯得背脊一涼,怯懦又茫然:“怎……怎么了?”

    貞白直言:“你們曾在此處燒紙祭拜過?”

    聞言,包子鋪老板迅速在腦中推演了一出殺人埋尸的大戲,錯愕地扭過頭。

    婦人一怔,條件反射答:“沒有啊。”忽而她又想起什么,點頭道,“哦有,小女失蹤不久,日日給咱托夢,但始終未找到她,我就在這里祭過祖先,也求神靈庇佑。”

    貞白適才收回目光,從容道:“待入夜之后,再問問這殘魂是否對你女兒失蹤一事知情。”

    跟鬼魂打聽消息雖然瘆人,但婦人愛女心切,立即點頭如搗蒜。

    接下來的半日,貞白便是上山替王六擇墳地,只是她不善此道,只能憑借直覺,不說寶地,但起碼不會錯選到風水差的地方。

    翻過山丘,行過小徑,目力的盡頭顯出一座墳冢。貞白越是走近,越是感覺不舒服,她皺了皺眉,只覺這陰宅選址委實太差,別說風水了,簡直稱得上是一處兇地。

    可當她真正靠近,眼界大開,看清地形時,不禁駐足。

    此處山脈生氣充盈,于路徑深處止息,背靠主山,來龍深遠,氣貫隆盛,左右山脈環護,砂環水抱,可謂藏風養氣。

    只是……

    樹根穿棺,藤蔓纏碑,碑前刻著謝遠之墓。

    為何這樣一處風水寶地,會聚陰生怨,仿佛大兇之境。

    貞白蹙眉,剛要往墓地走,就聞一聲驚呼,一樵夫從陡坡上摔下來,四仰八叉趴倒在地,剛抬起頭,嘴里還叼著根稻草,哎喲一聲,又被自己那捆木柴砸中了屁股。

    樵夫呸掉嘴里的稻草,呻吟連連:“疼死我了。”

    他掀開身上的柴堆,掙扎著想爬起身,結果右腿動彈不得,疼得齜牙咧嘴。

    這荒山野嶺的,還好看見一女冠,樵夫忙喊:“道長,救命啊,我這右腿好像折了,動不得。”

    貞白走上前,蹲下身撫上樵夫右腿,細細查看一番,手上突然一擰,就聽樵夫一聲凄厲慘叫,在整個山脈回蕩。
掃描下面二維碼或者打開微信添加公共號名:yunyuedu5(云閱讀網)關注后,我們會第一時間更新太行道最新章節!!
太行道最新章節http://www.kqbetq.live/taixingdao/,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眾維之上錦衣春咸魚王妃要翻身我在下一個今天等你將軍夫人請轉身斗羅之圣劍使王爺寵妻套路深抱刀行村花亂入乃木坂46的故事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福彩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