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云中書庫 > 太行道

第四章

太行道 | 作者:不若_ | 更新時間:2019-11-09 18:26:14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包子鋪老板正在路邊砍柳枝,一根根齊齊碼在腳邊,預備用來做魂幡,出殯時用作引路。

    現今王六慘死,女兒失蹤,家里就剩一名寡/婦,無依無靠的,招人憐憫,左鄰右舍能出力的也都過來幫忙了。老太提著一筐祭奠用品走近:“老九,東西我都買齊了,你給王家送過去吧,我孫子在家咳嗽得狠,我得先帶去保和堂看看。”

    “成,給我吧。”包子鋪老板接過籃子,挑開上面那層粗布看了眼,又細心掩上,“您去吧,我給一塊兒送過去。”

    老太嘆息一聲“可憐哦”,便搖著頭離開了。

    包子鋪老板將柳枝裹纏兩下拎在手里,剛準備回去,就見貞白從山路那頭下來,樵夫杵著木棍,滿身破衫,下巴一戳泥土,一瘸一拐地跟在其后,行跡狼狽。

    包子鋪老板迎上前:“咋地這是?”

    樵夫擺擺手:“摔了一跤,得虧這位道長路過,不然我今晚就得在山上過了。”

    “這樣啊,嚴重嗎?要不去醫館包扎一下。”

    樵夫搖頭:“家里有藥,我回去自己包扎就行。”隨即又謝了貞白的接骨搭救之恩,才轉身往回趕。

    包子鋪老板目送樵夫走遠,便湊到貞白跟前:“道長,東西咱們都備齊了,您那邊如何?”

    貞白頷首,表示妥當,抬眸望了眼西沉的日落,便同包子鋪老板往回走。行過兩條街,剛轉了個彎,就見幾名官差押著王六的媳婦過來,婦人哭著喊冤:“我沒有殺人,沒有埋尸,不關我們的事,你們放開!王六尸骨未寒,還等著我將他入土為安……求求你們了官爺!放了我吧,我是冤枉的!”

    殺人?埋尸?

    貞白捕捉到重點,轉頭向包子鋪老板:“你報官了?”

    包子鋪老板大驚失色,猛地搖頭:“沒有啊,我們按照您的吩咐把骸骨用稻草收殮了,然后才出來辦事,讓大嫂子在家守著,怎么官兵就來了?”

    這具骸骨挖出不到半日,況且只有他們三個人知情,怎么官兵就收到消息上門捉人了?

    被貞白銳利的目光一刺,包子鋪老板急了:“我真沒有!”他手提竹籃和柳木,大步上前攔在中間,討好問,“官爺,這是發生什么事了?”

    婦人一見包子鋪老板和貞白,哭得更傷心了,無助地喊:“救我啊,我沒有殺人,沒有殺人。”

    官差橫眉豎眼道:“你是何人?別擋著衙門辦案!”

    包子鋪老板低眉順眼答:“我叫趙九,是她街坊.這不她家出了事,左鄰右舍的幫忙搭把手么……畢竟死者為大,她丈夫還沒下葬,各位官爺怎就來抓人了,究竟犯了啥事啊?”

    官差有些不耐:“有人報案,王六家殺人埋尸。”

    包子鋪老板心里一咯噔:“何人報案?”

    官差道:“一小女孩在街邊玩著一截手指骨頭,恰巧被路過的何大爺瞧見,說是誤入王六家院子拾到的,遂領著那孩子來衙門報了案,果然證據確鑿。”說著推了包子鋪老板一把,“別擋路,快閃開。”

    趙九一個沒站穩,踉蹌著倒退幾步,眼看著官差把婦人押走。

    什么熊孩子跑人家院子里撿手指頭玩兒?!

    路人一旁觀望,七嘴八舌的議論:“這王氏真殺人啦?”

    “聽說還把人埋在院子里呢。”

    “哎喲作孽啊,太嚇人了。”

    “不會吧,那夫妻倆平時挺和善的呀。”

    “知人知面不知心,瞧見沒,官爺手里那一包,就是從王氏院子里挖出來的尸骨。”

    眾人一陣唏噓,趙九轉過身,對貞白道:“是個小孩……”說到一半就頓住了話頭,保持著微張的唇形,目光穿過貞白的側顏投射在青衣女童的身上,她站在橫開于大街處那道逼仄的陋巷口,纖細蒼白的手指攪著青絲,一下下轉動時,腕頸的鈴鐺卻不響。

    趙九聽不見,可貞白卻聽見了,她聞聲回頭,那女孩便咧開嘴角,露出甜甜的梨渦。

    趙九之前就覺得這丫頭有些奇怪,而今又見她站在何大爺身邊,當下竄上前,用提著柳木的那只手指向女孩:“你你你……”又覺得這熊孩子要知道自己玩了人骨早該嚇尿了,頓時譴責不出口,所以手指頭一轉指向何大爺,“我說何大爺,都是街坊鄰居,王六他家已經夠倒霉的了,你這不是把人往絕路上逼么?”

    何大爺:“我當時也嚇一大跳,想也沒想就拉著孩子去衙門,哪知道是在王六他們家撿到的!瞧瞧,人在做,天在看,別以為殺人掩埋就能瞞天過海,早晚都要遭報應的。”

    這報應所指便是女兒失蹤、王六慘死、王氏繩之以法!

    趙九臉色一沉:“您老話可別亂說,遭什么報應!都還沒查清楚呢,別弄出個冤案來。”

    那何大爺是一路跟著官差進王家的,親眼目睹他們刨開草垛,從坑里將骸骨挖出,甚至還挖出一把鐵鍬,何大爺猜測,估計是殺人埋尸的兇器。王氏看到這把鐵鍬的時候,眼睛都直了,好半天沒回過神。

    衙門內有仵作驗骨,不難推演這具骸骨已經被埋二十余年,鑒定性別后,官府則從三十年前開始翻查失蹤人口。

    何大爺還欲與趙九爭辯:“現在人贓俱獲,那王氏一看就心里有鬼。就算她不是兇手,肯定也知道內情。”

    趙九急道:“說話不用負責就可以亂說是吧?上來就給人扣罪,還肯定、你肯定個球啊。”

    何大爺嘴角抽搐,在大街上被人指著鼻子開罵老臉有些掛不住,頓時尖酸刻薄起來:“哎喲趙九,平時沒見你多熱情,怎么王六一死,你就百般殷切地往人寡/婦門前湊,打得什么主意呢?那心思都頂腦門了也不知道收一收,可別半夜進錯了被窩啊!”

    “我去你個老不死的,滿嘴噴糞!”趙九一嗓子罵開,那捆柳木直接砸了過去。

    何大爺猛地退后躲開,臉紅脖子粗地喊:“好你個王八羔子!被人說中就急眼兒了是吧?不就是打著餛飩鋪子的主意嗎!就你那點齷齪心思,早盼著人丈夫兩腿一蹬然后自己替補上去吧?可惜,天不遂人愿,餡餅還沒啃上,那寡/婦就給下獄了,你白殷勤這么久,還不得來恨上我!”

    這何大爺出了名的刻毒,比那些背地里嘴碎的婦人也過猶不及,舌/頭一卷就是淬了毒的利箭,刺得趙九咬牙切齒,跳腳道:“別他媽搬弄是非污人名聲,王六如今尸骨未寒,當心他半夜爬起來抽你個老不死的。”

    何大爺冷嘲:“我又沒跟人寡/婦門前湊,王六即便詐尸,抽誰還不一定呢!”

    比嘴賤,趙九道行遠遠不及,若是動起手來,他一籃子扣在何大爺頭上,香火紙錢倒散下來,一包朱砂粉末撒了滿身,接著便是一陣拳腳落下。

    何大爺鬼哭狼嚎:“來人啊,打人啦,救命啊,要死人啦,趙九你個殺千刀的啊……”歇斯底里地將已走遠的官差給嚷了回來,紛紛把趙九從何大爺身上扒下來。

    何大爺歲數大了,被揍得哎喲連天,把竹籃從頭上摘下來狠狠朝趙九砸過去,鼻青臉腫的捂住胳膊哭道:“官爺啊,這王八犢子是想要我小老兒的命啊,鄉親們可都看見了,就因為我說了他跟那王氏的丑事,他就想殺人滅口,我看他就是做賊心虛,說不定王六就是他倆設計謀害,快把他抓起來!”

    “放你娘的狗屁。”趙九氣得跳腳,又被官差壓了回去,他只得扯著嗓子罵:“你個老王八蛋成天游手好閑,就知道搬弄是非顛倒黑白,活該生不出兒子一輩子光棍兒,我呸!”

    一口唾沫飛濺在何大爺臉上,他頂著滿腦袋朱砂,整個人紅彤彤的,活像只炸了毛的染色鵪鶉,擼起袖子沖上前:“狗娘養的……”

    半途就被官差架住了,氣勢迫人道:“當街打架斗毆,還有沒有王法,當我們是死的嗎!通通帶回去!”

    一場鬧劇止于兩人被官府押走,貞白不敢斷定趙九此番表現出的幫襯是否如何大爺所言是有所圖謀,畢竟人心難測,看不得表面。況且她遇見趙九之時,正是王六遇害當日,其為人并不了解。

    人群一哄而散,貞白并未跟上官差,因為眼下令她疑慮的,卻是面前這個小女孩。

    貞白直截了當開口:“是你在生事?”

    小女孩意猶未盡的看完這場鬧劇,迎上貞白的目光,微微斜著腦袋,稚氣道:“我就是想找她給我煮一碗餛飩,這也叫生事?道長……”女孩的目光掃過貞白眉心一豎紅痕,又在其沉木劍上逡巡,此劍通體烏黑透亮,遇水則沉,本是道家法器,劍身卻以蛇紋盤踞,入目邪氣,頓顯可怖陰森。

    女孩音如銀鈴,話鋒一轉:“誰生事還說不定呢,我看你,就是名妖道吧?!”

    貞白面色如常,反問:“你又是誰作的孽?!”

    女孩澄澈的眼眸忽地一沉,眨眼間又隱褪殆盡,仿佛那一瞬戾氣只是錯覺。她仍是一臉天真無邪,笑瞇起眼,對貞白道:“你救回來的那個男人已經醒了,去了縣衙認尸,我特來告訴你一聲。”

    貞白挑眉:“你在跟蹤我?”

    “多情!你打哪兒來的,我跟蹤你作甚?”女孩眨了眨眼,坦言,“一個多月前,我跟著他來的。”

    女孩說:“你不知道他是誰嗎?”

    貞白眉心微蹙,女孩續道:“李懷信,太行道掌教千張機座下親傳弟子,他還有一個身份……”

    聞言,貞白的瞳孔驀地一縮。

    女孩咦聲道:“怎么,你不知道嗎?我還以為你是知道才會出手相救。”

    貞白不可否認,在他看見那塊木質符箓時,心里便有了七八分猜測,那符文的首尾派系來自于太行,依著種種因緣,才令她下決定出于援手。

    只是……

    太行道……太行道……

    三個字在心里千轉百回的念著,仿佛一只手翻攪在她心如止水的湖面上,蕩起微波,層層疊開,然后覆雨翻云,驚濤駭浪,攪出一個巨大的漩渦,吞噬所有。

    她記得那位故人,來自于太行……

    后來那女孩又說了什么,貞白都有些恍惚,直到最后一縷霞光被夜色吞沒,街上的行人紛紛歸家,房頂上炊煙四起,燈火遞次點燃,照進她有些渙散的眼眸中,從而凝聚了焦距。

    四下寂靜,唯剩她一人。

    貞白收回心神,大步往衙門方向走,王六既還未下葬,那她拿人錢財,就沒有不辦完事的道理。
掃描下面二維碼或者打開微信添加公共號名:yunyuedu5(云閱讀網)關注后,我們會第一時間更新太行道最新章節!!
太行道最新章節http://www.kqbetq.live/taixingdao/,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王爺寵妻套路深眾維之上村花亂入乃木坂46的故事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斗羅之圣劍使抱刀行我在下一個今天等你將軍夫人請轉身咸魚王妃要翻身錦衣春
福彩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