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云中書庫 > 太行道

第十四章

太行道 | 作者:不若_ | 更新時間:2019-11-09 18:26:14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折回的山路上壘起無數滑坡的碎石,墊在腳下四散滾動,腳尖一不經意就會卡在縫隙中,導致重心不穩,有些寸步難行。而余震之后的陡峭仍然飛沙走石,落打在身上,避無可避,馮天的臉頰被一塊帶著菱角的石子擦破道血口,不太疼,只是寒風割臉,有些雪上加霜。

    繞過這座高/峰,數里之外便是幽谷,遠遠就能望見四方頓挫聳起的山巒,串珠走馬地環抱互繞,起伏延綿。歷經十幾道雷劫之后,其中一座山體轟然坍塌,那場巨響震動時,二人雖預料到這種情況,可折返回來親眼所見,仍舊止不住的心驚膽顫。

    “錯了。”馮天突然開口,聲音都啞了:“我們搞錯了。”

    他無厘頭的一句話讓李懷信擰緊了眉頭:“什么錯了?”

    馮天蒼白著臉,一把抓住了李懷信手肘,指向遠處的峰巒,數道:“一、二、三、四、五、六……”然后他的手指定格在坍塌的山體上,艱難道:“七。”

    馮天抓著李懷信的手因太過用力而微微顫抖,他說:“四方龍脈延綿而至,在此交會結穴,由七座峰巒阻氣止息,故而龍氣不泄,相對的,怨氣不散。所以,真正壓著數十萬大軍亡靈的大陣,其實是這七座山巒,那山巒之巔的七顆鬼樹,只不過是大陣之上的七顆釘子。”

    聽完這番陳述,李懷信愣了許久,內心不僅僅止于震撼,半天才說出一句:“那現在山都塌了啊。”

    山塌了,自然龍氣傾瀉,怨氣涌散。

    一片焦土的幽谷之中,古槐傾斜,大地被天雷劈出三兩道裂痕,一如長長的溝壑,蜿蜒交錯至坍塌的山峰。不絕于耳的鬼哭狼嚎就是從這道裂痕中滲出,回蕩于整個山谷,盤旋不絕,裹挾在寒風之中,呼嘯而至,仿如附在人的耳邊哀啼,極盡凄厲。

    如墨般的黑氣從這兩三道裂痕中升騰而出,聚攏成虛影,好似一個個穿著鎧甲的勇士,終于從這道封印了他們十年的溝壑中解放出來,嘶吼著重見天日。只是這天上黑云翻墨,如帳幕壓頂,籠罩住整個亂葬崗,風卷殘云。

    那鬼哭狼嚎在地底源源不絕,排山倒海般一浪接一浪的翻涌而起,仿佛下一刻,會將整個大地掀開,然后山體崩裂,陰兵洶涌而出,造成一場人間浩劫。

    李懷信只覺四肢發軟,里衣早被冷汗浸透。

    嚎叫不絕于耳,夾雜著戰馬的聲聲嘶鳴,穿云破空。

    金戈鐵馬于眼前耳邊,好似一場混戰尤現。被鎮壓地下永不超生的怨憤,尖嘯著即將沖破桎梏……

    馮天的腦海只閃過一個念頭:完了!

    他碌碌無為的二十年里,在太行山得過且過的學了個一無是處,只和大師兄與李懷信捉過幾只夜游魂,除了在藏書閣內閱過幾本驚心動魄的天下奇譚,還是第一次親身經歷這么大的陣勢。若想憑他和李懷信二人之力,算了,馮天不像李懷信那樣狂妄不要臉,他實在不覺得自己有那個拯救蒼生的能力,換言而知,他一向都是被拯救的那個。

    馮天剛要絕望的時候,就見那座崩塌的山體之中走出一個……人?

    確切的說,是一個女人。若不是那一頭華發,馮天和李懷信差點沒認出來她就是那具蔭尸,滿身的衣衫襤褸,被天雷劈得焦糊,連袖子都少了一截,整個跟篩子似的,破破爛爛,塞一只缺口碗給她,就能上街邊行乞了。

    二人難以置信地看著那具蔭尸,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李懷信道:“居然挨過了十幾道天雷。”

    天劫之下,整座山都崩塌了,她竟然還能從山體的縫隙中站出來,立于制高點,舉目四顧。

    須臾,她伸出手,撫上了那顆連根倒地的槐樹,掌心蓄了一團肉眼不見的力量,頓時陰風大盛,四面八方都朝她所在之處卷動,然后抽絲剝繭地,一股股怨氣凝聚,以她的掌心灌入古槐,將其緩緩扶正,根莖倏地瘋長,插進土里,攀附巖石,瘋狂衍生滋長,蔓延開去……

    馮天驚呆了:“她在做什么?”

    李懷信愣了半響,才仿佛看懂了那人的用意,卻仍舊不確定的說道:“好像在,修補大陣?”

    “什……么?”馮天不可思議地睜大眼,說話開始結巴:“補……陣嗎?她?”

    馮天轉過頭,只見穿過巖石的樹根緩緩收緊,仿佛撒開的漁網,捕獲了一兜的魚蝦之后,漁夫猛地收網,迸裂的山體碎石在樹根的纏繞下一點點壘起……

    此情此景,馮天如墜夢中,整個人僵成一塊化石。

    制高點上的人五指大開,虛撫在古槐上,肩膀微微顫了顫,好似有些體力不支地,又抬起另一只手,奮力曲指,欲想拽籠……

    “快,幫忙!”

    李懷信大喊一聲,嚇得馮天一哆嗦,眼見李懷信朝幽谷沖去,馮天立即追上,卻仍有些茫然道:“怎么幫?我可不會操控樹根啊,臥槽,這人是槐樹成的精吧?”

    李懷信躍下一塊凸石,迅速往前奔:“除了山崩,沒看見幽谷里還有三道裂紋嗎。”

    “啊,對。”馮天緊跟其后:“看見了,我們是要去補那三道裂痕嗎?不過那誰……行不行啊,我看她好像有些撐不住了。”

    李懷信腳下不停,忍不住回頭望了一眼,那人周身被黑氣荀饒,華發在狂風中亂舞,單薄的身子微微一晃,屈膝跪了下去,遭受十幾道天雷,本是搖搖欲墜,卻仍舊在勉力支撐,雙手虛撫著槐樹,以陰怨煞氣為養料,源源不斷地灌入樹根……

    李懷信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樣的心情,她是人是鬼?是正是邪?都尚不明確,唯獨此舉,讓他有種并肩作戰的心心相惜。

    仿佛是有所感應般,那人微微抬起頭,與他遙遙相望,目光微涼。

    須臾,她俯首垂眸,眉頭輕皺,面露痛苦之色,那雙曲起的手指被重力扯得大開,而手一松,那些被樹根壘起的巖石再次出現崩塌的跡象……

    李懷信腳下一滯,唯恐下一刻那人就撐不下去。

    分神間,就聽馮天喊道:“小心。”

    他回過頭,差點撞上一名陰兵虛影,李懷信側身閃過,揮劍一旋,劍身從虛影中穿過,對其分毫不傷。李懷信見狀,愣了一下,補了張符箓才將其斬殺。

    無數黑氣從裂紋中蜂擁竄出,正在逐漸凝聚。

    “不能再拖了,得快。”

    若讓更多的黑氣散出來,凝聚成人形虛影,靈劍無法擊殺,需借以符箓殲滅,而他們手里只刻了為數不多的木質符箓,根本降不住數量旁多的陰兵,唯有將裂縫修補,鎮壓地下。

    馮天聞言應聲,以最快的速度奔向裂縫之外的坎位。

    李懷信拿出五塊事先畫好的乾位木符,默念符咒之后,紛紛插/入焦黑的泥土中,隨即縱身一躍,奔至坤位,無數道劍光掠下,在地上刻出陣法。

    一整套劍法連貫打完,地上的符文已成,他再抽出一柄吞賊,飛擲而出,隔空控制著懸于乾位上空,與馮天對視一眼,然后默契十足的握緊劍柄,三柄齊齊插/入符文中心,一個巨大的結印成形,將三方貫連相接,陣啟!

    二人握緊劍柄,插/入焦土,劍身每深/入地下一寸,就會耗費一波真氣,直到將整個劍身沒入土里,方能成陣,否則前功盡棄。

    李懷信兼顧乾位、坤位兩處,耗費的精氣便是往日的兩倍。相對的,分散了靈力,乾、坤兩處的封印就會削弱。那么成陣之后,封靈陣是否牢固,有多牢固,還另外兩說。

    然而劍身沒入焦土,還剩一小節時,便分寸難進,仿佛扎在一塊鐵板上,李懷信死命往下按,額頭滲出薄汗,打濕了垂下來的一縷青絲,黏在頰邊。他抬起頭,看向馮天,發現對方的長劍同樣還剩一小節,分寸難近。

    “怎么回事?”馮天喊道。

    “不知道。”李懷信說:“壓不下去。”

    “別松手,壓不下去這陣就成不了,到那時,陰兵出世,為禍人間,必將生靈涂炭。”

    無需馮天聒噪,他當然知道此刻萬萬不能松手,只差最后一步,最后一步……

    李懷信抬起頭,陡然睜大眼,才猛地知道馮天為什么要聒噪這么一句。

    起先從裂縫中竄出的黑霧一點點凝聚成虛影,仿佛一支隊伍,訓練有素的排成兩列,踏著虛空,正朝馮天邁去。

    李懷信瞳孔緊縮,不知所措地瞪大眼,目睹著那隊陰兵虛影,靠向馮天。

    近了。

    他的手微微一抖,欲要抬起。

    “老/二,別松手。”馮天的聲音很輕,卻仿佛萬箭齊發,刺入他耳膜。

    更近了。

    李懷信僵在原地,雙瞳瞪得顫抖,無數細小的血絲彷如蛛網爬滿白仁。

    只差兩步。

    馮天看著他,安撫似的說:“老/二,別松手。”

    李懷信拼盡了全力往下按,長劍好似戳在一塊鐵板上,始終未進半寸。

    “躲開!”他瘋了般大喊出聲,摁住劍柄抬起頭,已經紅了眼眶。

    馮天沒有躲開,陰兵從他的身體里穿過,陰寒之氣直灌入體,仿佛被一把鉤子在臟腑里肆掠翻攪,狠狠拉扯,然后一下下撞擊著靈魂,幾乎要將靈魂與肉體生生剝離撕碎。

    那股沖擊力太大,有種被卷入巨浪的溺亡感,馮天雙手緊握住劍柄,不敢松懈,直到這列陰兵穿過身體,他仍舊保持著插劍入陣的姿勢,不曾松手。

    李懷信呼吸一窒,望緊馮天,仿佛時間凝固,心里的懼怕如潮水般將他淹沒。直到馮天手里的劍身整根沒入,輕輕抬起頭,與他對視。

    李懷信整個人才如釋重負般,吐出一口氣,身體卻有些搖搖欲墜了。

    馮天牽了一下嘴角,詫異道:“呀?哭啦?”

    李懷信眨了一下蓄滿水霧的眼睛,這才發現視線有些模糊。

    馮天嘲笑道:“都多大人了,還哭鼻子啊,哈哈哈哈。”

    李懷信狠狠將水氣逼了回去,怒火中燒的瞪著馮天:“滾。”

    馮天笑了幾聲,驀地收住了,他皺了皺眉,抿緊了發青的嘴唇,看見李懷信鐵青著臉狠狠一摁劍柄,卻仍舊未能成功。

    馮天問:“怎么了?”

    “下面好像有塊鐵板,可能是運氣不好,正巧抵在什么兵刃上了。”

    “哦。”馮天應了一聲,就沒在說話,也沒有過來幫忙的意思。李懷信隱隱覺得不對勁,抬眼去看馮天,就見他依舊保持著方才那個跪坐的姿勢,一動未動。

    他的心忽地一緊,下意識喊了聲:“馮天。”

    “嗯?”

    “你……沒事吧?”

    “嗯。”

    聞言,李懷信只覺得更加心慌:“嗯什么啊,你到底有沒有事?”

    馮天頓了許久,久到李懷信快要炸毛的時候,對方終于開了口:“我以前有沒有跟你說過,我們家在東桃村是釀酒的大戶,我爹的看家本領就是釀得一壺桃花醉,十里飄香,我小的時候,跟我哥,想要偷喝一口,被我爹發現了,他不許小孩子喝酒,把我倆胖揍了一頓。”

    不知道馮天為什么突然說起親人,李懷信捺住心里的忐忑,順嘴問了句:“你還有哥啊?”

    “嗯,我哥比我出息,是要傳承我爹手藝的人,我從小上房揭瓦,淘氣狠了,我爹就怕我在村里跟瘸拐劉家的兒子瞎混,以后不學無術為非作歹,就把我送到了太行山。走的那年,我爹在地里埋了幾壇子桃花醉,說是等我以后成年了,回去咱爺三兒不醉不休。”說到此,馮天頓了頓,聲音弱了下去,好似嘆息:“如今,我都二十歲了,那幾壇子桃花醉,應該還在地里埋著等我吧?!”

    不知為何,聽完這番話,李懷信覺得心里發酸,他說:“等從這里出去以后,我們就上你家去喝酒。”

    馮天牽了牽有些僵硬的嘴角,用那種他從未有過的輕聲細語講:“老/二,你一會兒別哭啊,我可能……出不去了。”

    一聽這種話就讓人火大,李懷信發泄般猛地施力,終于將長劍整根沒入,釘在符咒中,陣成!

    可他非但沒有松一口氣,心里還窩了一把火,一路燒到嗓子眼兒。

    他想吼:

    誰哭了!

    誰他媽哭了!!

    可他不肯,更不敢回頭去看馮天,因為他轉過頭之前,馮天的臉色白得嚇人,是那種發灰的死白,而馮天握著劍柄的手,無力的垂了下去,和著李懷信心里燒起的那把火一起,摁了下去。

    李懷信望著已經成型的封靈陣,指責馮天:“說這種話,晦氣不晦氣。”

    然后,他的聲音低低的,像是在對馮天說,卻更像說給自己聽:“我們能出去,我一定會帶你出去。”
掃描下面二維碼或者打開微信添加公共號名:yunyuedu5(云閱讀網)關注后,我們會第一時間更新太行道最新章節!!
太行道最新章節http://www.kqbetq.live/taixingdao/,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將軍夫人請轉身王爺寵妻套路深斗羅之圣劍使咸魚王妃要翻身村花亂入乃木坂46的故事眾維之上我在下一個今天等你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錦衣春抱刀行
福彩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