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云中書庫 > 太行道

第十九章

太行道 | 作者:不若_ | 更新時間:2019-11-09 18:26:14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許是折騰累了,王氏的哭聲漸漸弱下去,二人終于不在大吵大鬧,一直沉默的貞白這才開口發問:“老蘇,你說王六當年拿著草圖來找你,那圖是他自己畫的嗎?”

    “嗯?”樵夫想了想:“不知道啊,我也沒問,但那張圖畫得挺仔細,房子蓋完之后,他就拿回去了。”

    貞白又轉向王氏:“你見過那張圖紙嗎?”

    王氏這會兒已經冷靜下來,但仍然一臉悲痛欲絕,抽泣著道:“沒有,誰知道是不是他在胡編亂造。”

    樵夫聽完,欲要回嘴,但想到對方那股悍婦勁兒,強行忍住了。

    貞白又問王氏:“王六懂些堪輿嗎?”

    王氏茫然的搖了搖頭。

    貞白:“家中以前是否請過什么道人僧人之類的?”

    王氏臉色煞白,怔愣的看著貞白:“是請過一位道長。”

    “為什么請?”

    王氏抹了抹淚眼:“我女兒病了,尋遍了城里所有的大夫,都說束手無策,后來連藥都灌不下去了,我們也是病急亂投醫,恰好遇到那位道長,請他來幫我們看看,是不是中了什么邪。”

    “道人怎么說?”

    “他說,他說,我女兒是,先天,先天不足,八字純陰,容易生病,而且陽氣受損。”

    聽著王氏斷斷續續的陳述,梁捕頭眉頭一皺,他在腰間摸了摸,掏出一張疊成三角的黃紙,這是掛在那具尸骨脖子上的,昨夜審理的時候,他把黃紙給王氏看過,王氏聲稱這是她女兒的生辰八字。他還納悶兒,王氏女兒的生辰八字怎么會掛在這具尸骨身上,那這名壽終正寢的死者就跟王六王氏脫不了干系。

    梁捕頭抖開了那張黃紙,遞給貞白:“這就是她女兒的生辰八字,系在那位壽終正寢的骸骨脖子上的。”

    貞白接過看了一眼,眉頭微微擰起:“你女兒的壽數只有三年,十幾年前就應該早逝了。”

    王氏倏地一僵,沒錯,她女兒病入膏肓之際正是兩歲半,當年那個道士也是這么說的,活不過三歲。

    貞白似乎有了一絲頭緒:“所以,給你女兒蓋那間屋子,是那個道人提出的?”

    王氏愣愣的點頭:“對。”

    無需多言,眾人也聽出了這房子的構建是怎么回事了。

    樵夫沒有撒謊,王氏也不完全知情。

    那張草圖應該是那名道人所畫,而王六為了救女,聽信了道人的話。

    貞白自顧思忖:“本應三歲早夭,但卻活到了現在,是那個道人幫她借了命數嗎?”

    眾人聽著有些匪夷所思,梁捕頭卻罵了句:“借什么命數?借誰的命數?你們這些裝神弄鬼的玩意兒,真是害人不淺!”

    是啊,借誰的命數?貞白陷入了沉思,不會是那名壽終正寢的死者,因為他的命數已經到頭了,會是另一名死者的嗎?他是當年被人謀害然后埋在院子里的。

    他們再問王氏,后者卻一無所知,只道房子蓋好讓女兒住進去后,女兒的病就漸漸好轉了。

    樵夫如釋重負:“就說不關我的事咯。”

    梁捕頭瞪眼:“怎么不關你的事,房子可是你蓋的。”

    “講道理,是王六自己高價請我的。”

    不容樵夫狡辯,梁捕頭疾言厲色道:“請你?知道什么叫買兇殺人嗎,買兇殺自己也叫殺人,你就是那個兇,脫不了干系。”

    樵夫的臉色刷的慘白,高喊:“梁捕頭,我冤枉啊,不對,我殺誰啦?”

    王六女兒即便住在他蓋的陽棺里,但只是失蹤,死沒死還兩說呢,他怎么就成殺人兇手了?

    梁捕頭瞪他一眼:“閉嘴。”

    樵夫立即噤聲,未找到王六女兒之前,他也成了疑犯被扣在了縣衙,有冤難辨。

    貞白走出審訊室,一路緘默,而梁捕頭再看她時,眼里的譏屑已經淡去許多,雖然他對這些神棍還是有些不屑一顧,但這女冠確實有些能耐的,不說裝神弄鬼的那一套,起碼查到了一些眉目。

    梁捕頭跟上她的腳步,斟酌著剛要開口,貞白忽然回過頭,神色冷淡地問:“查到哪戶人家的祖輩墳冢里是空棺了嗎?”

    “啊。”梁捕頭挺直了背脊,雙手背在身后,一臉正色道:“這個嘛,今兒在衙門里忙活一天,這陣正要去查。”

    貞白沒說話,徑直往外走。

    梁捕頭快步跟上:“那什么……”

    貞白腳下不停,只微微側首,余光撇著欲言又止的梁捕頭,問:“想讓我幫忙?”

    “不用。”梁捕頭一口否決,他堂堂名捕,聲名遠揚,還需要找一個女冠幫忙么,他只是想問:“你說的那什么借命數,反正我是不信,我只是說假如啊,假如是借命數,會不會就是王六聽信了那個妖道的讒言,為了救自己女兒,謀害了那個青年人,把他的命數借給了自己女兒?”

    貞白駐足,正視對方:“若是這樣,那她女兒的那道生辰八字,就不應該掛在七十古稀這名死者的身上。”

    梁捕頭恍然大悟:“你是說,他借的是這個老人的命數?”

    貞白道:“都不是,老人壽終正寢,沒有命數可續。”

    “啊。”梁捕頭一拍腦袋,大膽假設:“會不會是,他們帶了個孤家寡人回來,本來這人還剩幾十年光陰,但卻把命續給王六的女兒,不就活到頭了,將將壽終正寢。”

    不得不承認,這名梁捕頭的腦子很靈光,但是,貞白說:“壽終正寢,就是自己活夠了那么長的命數,一天不多一天不少,其他非正常死亡的,都不算壽終正寢。”

    梁捕頭這回聽懂了,沒有再繼續假設,目送貞白走出縣衙的大門。

    趙九一直在衙門外徘徊,下午將樵夫抓回縣衙時,就把趙九這個與案情無關的閑雜人攔在了外頭。看見貞白出來,立即迎上前詢問,貞白簡單道明情況,但其中存著諸多疑點,還需回去慢慢梳理。

    趙九嘆了口氣,經過這兩日的所見所聞,現在什么千奇百怪的事都能接受了。

    他把那包補藥遞還給貞白:“道長,你這奔波一天一宿了,先回客棧歇著吧。”

    貞白接過:“你呢?”

    “我得回去和面啊,明兒還得開張不是,再睡個把時辰,實在有些扛不住了。”他也跟貞白一樣,從昨晚一直熬到現在,精力有些不濟。

    二人就此分別,到了祥云客棧,貞白把藥交于掌柜,托廚房去煎,又多續了兩日房錢才上樓,她看了看口袋里所剩無幾的八個銅板,又一次面臨彈盡糧絕了。

    天色暗盡,屋內一片漆黑,貞白移到案前,摸出火折子點燈。

    噗嗤一聲,火苗擦著燈芯燃起,照亮了整間屋子,也照亮了黑暗中的那雙眼睛。

    李懷信靜躺了一天,腦中一直不停在琢磨,終于等到這人回來解惑,他問:“你究竟是誰?”

    一開口,嗓音仍舊低啞,估計沒個三五天的恢復不了。

    “貞白。”她將沉木劍擱在桌上,轉過身淡淡地答。

    “我沒問你名字。”李懷信咬了咬舌尖:“你為什么會在亂葬崗?”

    貞白對上他的目光,語氣毫無波瀾:“不知道。”

    “什么?”

    “我說不知道。”

    “失憶嗎?什么都不記得了?”

    “不是。”貞白神色淡漠:“當時暈過去了,醒來后,就困在了那個地方。”

    這人是犯的什么迷糊?李懷信有些吃驚:“為什么會暈倒?”

    貞白沉默地看著他片刻,開口:“被雷劈的。”

    李懷信更吃驚了,這人究竟是什么招雷的體質?

    他問:“十年前?”

    “嗯。”

    “你是什么?”

    貞白皺了一下眉:“什么?”

    “是人?還是別的什么?”

    貞白又一陣沉默,緩緩開口:“不知道。”

    李懷信無語了,這女冠缺心眼兒吧,連自己是個什么東西都不知道,他起碼還知道自己是個人。

    但究竟是真不知道,還是無可奉告,李懷信無法判定,他反復打量她,得出一個判斷:陰氣重!比死人身上的陰氣還要重!所以,就算她在自己面前活蹦亂跳,是人的可能性也不大。

    貞白靠向床沿,問:“動不了嗎?”

    “嗯。”跟全癱了似的,一整天保持這個姿勢,半邊身子都麻了。

    一想起昨晚遭的罪,李懷信那好不容易壓下去的火又噌噌直冒,幾欲爆發,偏偏這女冠是個往火堆上添柴的主兒,她說完“我看看你的筋骨”這句,就一把掀開了被子,李懷信只來得及說一個“等”字,就覺得渾身一涼,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他自發育開始,在太行山修身養性,也算是個潔身自好的出家人,從不近女色,也不準女色近他,何況不著寸縷、赤條條的在異性眼前展覽,還是在一個大姐面前,他覺得自己現在就是一副攤開了的活春宮!心中一萬只草泥馬奔騰而過,他若是能動,恨不得一頭撞死在床/上。

    他一個清清白白的……啊,就這么給人玷污了。

    然后那白看了他的人,頓了一下,把被子搭回他身上,居然說:“你怎么……不穿衣服?”

    誰受過這種窩囊氣啊,他要是能動能穿,會讓人扒光了丟在床/上等你回來觀摩啊,觀摩完了他還不能跳起來把這人眼珠子挖了,真是,無處泄憤!

    結果這不要臉的還敢問:“你衣服呢?”

    李懷信胸腔壓著一口火山,憋著滾滾巖漿一路從心口燒到了耳根,他不想跟這個不要臉的說話。

    大姐,你的羞恥心呢,還杵在這兒干嘛,沒看夠啊!

    他心中剛咆哮完,一只手就摸進了被子,指尖冰涼,觸到他手肘的皮膚時,就像被燒紅的鐵塊烙了肉一般,滋地一聲,李懷信全身一顫,他倏地睜開眼,又驚又怒,啞聲低吼:“你別碰我!”

    這他媽是只女色/鬼嗎?看完不夠,居然還纏上他了!是想干嘛?!

    貞白的指尖在他手肘按下的瞬間,李懷信再也忍不住唾罵:“齷齪!”

    貞白愣了一下,對上他暴怒的眼睛,有些不明所以,但手指又往上移向臂膀處,另一只手也伸/進被褥,摸在了他的腕頸,捏著脈搏一本正經地診斷出:“你這是,急火攻心了?”

    聞言,李懷信差點急火攻心暈過去。

    他現在無法反抗,但是這個不要臉的再敢對他有進一步的行為,他就咬舌自盡,絕不屈服!

    可轉念一想,這不要臉的也不是人啊,萬一這不要臉的貪圖他美色,連他的尸體也不放過呢?做出那一個女字旁一個干的行為,什么尸什么的!

    太受辱了,李懷信頓時萬念俱灰,他正在活著和死后被凌/辱這兩者之間艱難抉擇時,門被敲響了,被褥里那雙意圖不軌的魔爪抽了出去,當伙計推開門進來的時候,李懷信看到了他身上綻放出一縷曙光,然而這縷曙光只在瞬間就消失了,因為伙計放下湯藥跟女冠打了招呼就走了,李懷信想叫住他,可一開口,嗓子就灼疼得厲害,肯定是方才急火攻心,給氣得,把原本就破了的嗓子直接給他燒啞了。

    眼睜睜看著門被再次關上,李懷信一陣心灰意冷,他不能咬舌自盡,死成一個笑柄,也絕不活著受辱,毀了他一世英名。
掃描下面二維碼或者打開微信添加公共號名:yunyuedu5(云閱讀網)關注后,我們會第一時間更新太行道最新章節!!
太行道最新章節http://www.kqbetq.live/taixingdao/,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錦衣春抱刀行眾維之上王爺寵妻套路深我在下一個今天等你村花亂入乃木坂46的故事斗羅之圣劍使咸魚王妃要翻身將軍夫人請轉身
福彩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