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云中書庫 > 太行道

第二十章

太行道 | 作者:不若_ | 更新時間:2019-11-09 18:26:14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貞白端過藥碗,把瓷勺擱在案上,看著他這副生不如死的模樣,淡聲道:“放心吧,沒有傷到筋骨。”

    看著遞到唇邊的藥碗,李懷信一臉提防。

    貞白道:“一口喝了吧。”

    李懷信皺眉,什么玩意兒就想讓他喝?

    貞白道:“我沒必要多此一舉救完你又毒死你。”

    李懷信當然知道,她現在要捏死他就跟捏死一只螞蟻一樣輕松,根本用不著下毒,可誰知道這個不要臉的打的什么不要臉的主意,這又是碗什么不要臉的藥。

    他發不出聲,只能咬牙切齒地用氣音道:“拿開。”

    貞白有些茫然,她方才檢查完他的身體,說了沒有傷到筋骨,也就不會成為廢人,只需好生靜養就能恢復,不懂這人究竟發的哪門子邪火?

    她問:“不喝嗎?”

    喝個屁,他真想一抬手把碗給掀了,再把這個不要臉的掀出去,不,打出去!

    貞白也不強求,把藥碗擱在了床頭案前:“如果想早點恢復的話,明早你自己喝吧,調養身體的。”

    說完,貞白轉身,坐到了方桌前,背對李懷信,盯著面前的油燈出神,她思緒紛亂,要將這兩日發現的線索重新梳理一遍,小曲失蹤,王六之死,竹棺還有那兩具尸骸,為什么老者身上系著鎖陰繩和小曲的生辰八字,這兩者之間是否存在某種關聯,為什么鎖陰繩未斷,老者的魂魄卻散盡了,諸多疑點都解釋不通。

    還有只有三年命數的小曲活到了現在,她是借了誰的命數?

    不是老者的,也不是另一名死者的,貞白盯著火苗的目光驀地一沉,難道是:王六?

    小曲是王六夫婦的命根子,他為了女兒短壽二十年也不無可能,而且他如今死于非命,連魂魄都丟在了亂葬崗里。昨日她在王六靈前查探過,他的魂魄應該是闖入亂葬崗后,被里面的噬魂鴉啄散分噬了,所以只剩個軀體被李懷信帶了出來。

    貞白想不明白,她曾經一個人無所事事的時候翻過些道術藏冊,但也未曾多做留心,因為其中很多有違天道,或教人投機取巧走捷徑,若是心術不正,易引禍端,貞白就只粗略一遍看完,用來消磨時間了,所以對這些不是特別明白。

    貞白想起李懷信的來歷,轉過頭問:“你知道借命數嗎?”

    沒料到貞白突然發問,又詫異這個問題,李懷信張了張嘴,嗓子燒得說不出話。

    貞白起身走近,端起案前那碗藥,捏著他兩頰撬開嘴就灌了下去,李懷信猝不及防,差點嗆著。

    藥雖苦澀,但入喉濕潤,干燒的嗓子頓時好受了許多,他一開口就想罵人,但被貞白捏著兩頰,只能把罵人的話和著湯藥吞下。

    貞白松開手,把空碗擱在一旁:“你知道怎么借嗎?”

    湯藥一半灌進嘴里,一半沿著下巴流進脖子里,打濕了被角,好在潤喉之后他能發出點聲音:“借命?你倒說得好聽,無非就是以命換命!”

    “怎么說?”貞白試著去理解他的字面意思:“一生一死嗎?”

    李懷信冷哼:“我就知道,你不可能是什么善類。”

    貞白不理會他的針對,問:“但如果我只借二十年呢?”

    “哪有借什么十年二十年的,你想得倒美,是不是你想借個八百年你就拉十個人串起來殺啊。”李懷信道:“一生借一次,你活的那刻他就得死,別琢磨著長生不死去害人,做這種逆天改命的事,就算茍且偷生也不會有好下場。”

    李懷信心想,就憑她問的這個問題,就不是什么好東西,留在世間絕對是個禍害,非除不可!

    貞白將那句你活他就死,以命換命,一生一死的話翻來覆去的琢磨。

    難道不是王六,否則照李懷信所說,小曲三歲之時,王六就該喪命了。

    如此一來,這三個人都排除了,貞白不得不重新梳理,目光若有似無的落在李懷信耳側,沉思之際的瞳孔散了焦——

    李懷信被她盯得心里發毛,這不要臉的落在他臉上那赤裸裸的眼神,肆無忌憚得讓人憤怒。

    他堂堂大端王朝二殿下,太行道掌教千張機親傳弟子,是何等尊貴的身份,真是色膽包天了連他的主意都敢打!

    被人當做觀賞物一樣盯著非常搓火,可他現在是個全癱,刀俎上的魚肉任人宰割,李懷信強忍火氣:“你看夠了嗎?!”

    貞白正琢磨王六找人給小曲打造的閨房,思路被突然切斷,渙散的瞳孔聚焦在李懷信臉上,有些茫然:“嗯?”

    “出去。”

    貞白一時沒反應過來,看著他。

    李懷信搬出禮義廉恥來:“男女有別你不知道嗎?!”

    “什么?”

    裝什么大頭蒜啊,李懷信銼了銼牙:“什么時辰了,你還要跟我窩在一個房間嗎?”

    貞白適才聽懂對方的意思,道:“這是我定的房間。”

    她把床都讓出來了難道還要把她趕出去?

    即便知道男女有別,她還得在此多待兩天,沒有再開一間房的錢。

    哪有做客的給主人下逐客令的道理,真不把自己當外人。

    李懷信愣了愣,猛地意識到這個理兒,又猛地意識到自己渾身上下一個鋼镚兒都沒有,然后還不著寸縷,這處境太他媽憋屈了,他咬牙問:“你到底想怎樣?”

    貞白擰了一下眉,居然認真的思考起他的問題。

    李懷信跟著擰起眉,在心底打算,無論如何他都不會屈服。

    貞白想好了,從袖中摸出一個錢袋子:“我要這串五帝錢。”

    李懷信臉色驟變:“你休想!還給我!”

    貞白輕輕捏了捏錢袋:“是遭陰兵撞魂吧,已經碎了,若還給你的話,你身上陽氣沖煞,里面的魂魄就會散。”

    李懷信蒼白無血的嘴唇微微顫抖,這女冠果然知道,所以昨夜給他驅尸氣時,掏出了這枚錢袋,是以免傷到里頭的魂魄嗎?

    他恍然意識到,這女冠陰氣及重,整個氣場就是一塊移動中的養尸地,用她來以陰養魂,再合適不過。

    “你——”

    貞白知道他想問什么,坦言道:“我只是想問卦。”

    問——卦?跟馮天?

    現在的李懷信雖然很不愿意去說馮天無能,但是他也做不到昧著良心告訴這人馮天算卦精準,可若是他說馮天算不準,這人就不給馮天養魂了呢?

    李懷信張了張嘴又閉上了,干脆默認吧,又不放心把馮天放在這人身上,誰知道她什么時候會作亂。

    李懷信百感交集:“你要問什么卦?”

    貞白目光清冷,須臾才答:“我想問,是誰把我釘在的亂葬崗,我要找到那個人。”

    她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那人是誰,不知道人在何方,更不知道為什么?

    就是突然醒來,她就被困在了長平亂葬崗。

    李懷信心里一緊,她是真的一點兒也不知道嗎?連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這也忒冤了!

    他揣測:“是仇家吧?”

    “仇家?”貞白低聲呢喃,搖了搖頭,篤定道:“無恩無怨,何來仇家?”

    這可說不準,有時候結下梁子你自己都不知道,比如他在太行山上養的那條小黑狗,跑到菜地里刨死了剛發芽的秧苗,辛苦勞作的小師弟直接把他恨上了,但恨歸恨,除了私底下嚼舌根,又不能把他怎么著,而且打狗看主人,也不敢把他的黑狗怎么著,用馮天的話怎么說來著,哦對,仗勢欺人,他的狗,就是狗仗人勢!

    這小師弟沒辦法,守過幾次莊家,攆過幾次李懷信的狗,有次惹急了撿起石頭砸,這狗跟李懷信一個德性,在太行稱王稱霸,直接撲過去把人大腿咬掉一坨肉。小師弟哭哭啼啼向掌教告狀,要求把那只畜生送走,結果就是李懷信給愛犬撐腰,掌教袒護,然后關了那條狗三天靜閉,放出來照樣禍害四方。

    那小師弟啞巴吃黃連,沒地兒說理去。

    這條狗私底下給他招了多少怨李懷信不知道,反正小師弟若沒有告到掌教那去,他可能依舊不知道。但因為這事兒他自此沒太放養小黑,除了馮天帶它訓練規矩以外,一般都會拴在柱子上。

    李懷信沒有道破,既然這女冠想找馮天問卦,就一定會好生養著五帝錢里的散魂,只是:“若把五帝錢放在你這,馮天被撞散的魂魄需要多久才可以聚形?”

    “不知道。”

    “什么?”李懷信對這個答案非常不滿。

    “至少他不會魂飛湮滅。”

    李懷信倏地一震,就為這句話,他決定賭一把。因為好不容易才將馮天這捧散碎的魂魄拘入五帝錢內,卻發現它越來越弱,仿佛隨時都會消散殆盡。他很害怕,他怕馮天不在了,永遠都不在了,從這個天地間消失,自己卻連他一縷魂都留不住。

    李懷信胃里反酸,眼睛發漲,只好不動聲色閉上眼,強忍著心口那一陣抽痛。

    一夜共處相安無事,貞白就像入定似的背對他坐在方桌前,到清晨醒來,油燈已經燃盡熄滅,她只換了個一手支額的姿勢,李懷信適才卸下內心的設防,呼出一口氣,勾了勾手指,驚奇的發現自己居然能動了。他費力的抬了抬胳膊,一只手劃出了被褥,格外綿軟,他不泄氣,又動了動腿,就聽見門外一串腳步聲,止于房門前,敲了敲:“道長。”

    是趙九。

    貞白起身拉開門,趙九拿著一袋包子遞過來,用紙包卷著,還騰騰冒著熱氣:“早啊,我知道客棧里有吃的,但還是想著給你帶點來,灌湯包,鮮肉剁的。”

    貞白接過,道了句謝。

    趙九擺擺手,又指了指院外:“我昨天把那誰的衣服曬外邊兒了,忘記跟你說,今兒來看見沒收才想起來。”

    貞白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了一眼:“一會兒還請你幫他穿上。”

    “誒。”趙九應下,說:“其實我這么急著就是來告訴你,昨兒個晚上出事兒了。”

    趙九跟著貞白進了屋,續道:“昨天我回去,和完面實在困得不行,倒頭就睡了,外面什么動靜愣是沒聽見,早上蒸好包子支攤兒的時候,大家都在議論,梁捕頭帶隊去讓幾家大戶挖祖墳,說是這里頭可能有一具空棺。”

    貞白將包子擱在桌上:“開棺了嗎?”

    “開什么棺啊,這不討打嗎,人氣急了,直接一棍子給梁捕頭的腦袋開了瓢,據說流了好多血,那家子因為襲擊官差,被捕了,我剛才過來的時候,還看見門口鬧得不可開交呢,估計折騰了一晚上。”趙九揉了揉鼻子:“好像是張員外打的,不過今早我看到謝家的轎子也停在外頭,有些納悶兒,你說之前王六夫妻倆為女兒的事上謝宅大鬧過一場,但是沒有結果,如今官府又懷疑這幾家大戶的祖墳中有一具空棺,尸體是埋在王六家院子里的那具,我就在尋思,怎么又牽扯上了謝家,會不會有什么關聯啊?”

    趙九一語中的,串出一條線索,貞白驀地抬首,抓起沉木劍就往外走:“我去衙門看看。”

    “哎道長,我也去。”

    “等等。”李懷信脫口叫住一只腳已踏出門外的趙九:“你先把衣服給我。”
掃描下面二維碼或者打開微信添加公共號名:yunyuedu5(云閱讀網)關注后,我們會第一時間更新太行道最新章節!!
太行道最新章節http://www.kqbetq.live/taixingdao/,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錦衣春抱刀行村花亂入乃木坂46的故事咸魚王妃要翻身斗羅之圣劍使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我在下一個今天等你王爺寵妻套路深眾維之上將軍夫人請轉身
福彩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