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云中書庫 > 太行道

第二十二章

太行道 | 作者:不若_ | 更新時間:2019-11-10 08:03:09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我知道謝家有問題,不是,王六夫婦更有問題。”梁捕頭指了指貞白:“凡是講證據,你別給我來裝神弄鬼那一套,老子不信邪,托夢什么的,都是日有所思,哪兒跟哪兒啊你就想聯系在一起。”

    貞白滿不在乎的轉過臉,視線落在案前那件壽衣上。

    “我不相信!”老夫人壓制著激動,低低地喊出一句。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她,梁捕頭道:“沒有親眼所見,誰都不相信,就算一具尸骨和老爺子的壽衣擺在我們面前,沒有打開他的墳冢確認里面是一具空棺,衙門也不會妄下定論,您說對吧,老夫人?”梁捕頭走上前,將那條紅繩遞上:“還有這個,您給瞧瞧,是否是老爺子的貼/身物?”

    老夫人顫巍巍伸出手來接,仔仔細細地瞧完后,又努力地回憶了一下,著實對此物沒有任何印象:“不是。”

    梁捕頭見她的神態不疑有假,又道:“可否是家中子女所贈?”

    謝家在場幾人紛紛搖首,都表示自己不曾送過老爺子這種東西,一般都會投其所好,送老爺子古玩或字畫。

    梁捕頭將紅繩拿回來,背著手道:“那就開棺確認吧,老夫人意下如何?”

    老太太坐在木椅里,握緊拐杖的枯手微微顫抖著,歷經一番煎熬。

    梁捕頭續道:“若我們挖出的這具尸骨真是老爺子的,也好將他葬回祖宅,入土為安,這么拋尸荒野實在……”

    “開!”老夫人中氣十足地一個字,截斷了梁捕頭的言辭。

    “母親……”兒女不敢置信的看向老太太,正欲勸解,被老太太抬手制止了,她撐著拐杖,在女兒的攙扶下站起身,神色肅穆:“若是烏龍一場,擾了老爺子安寢,那么梁捕頭,定會給我謝家一個交代?”

    梁捕頭迎上老太太那道強硬的目光,應諾:“自然。梁某愿從此脫了這身官服,上謝家、謝老爺子墳前磕頭賠罪。”

    聞言,眾衙役驚呼:“頭兒……”

    這回賭大了。

    “好!”老太太高聲道:“在座的各位都是見證人,到時可容不得你抵賴。”

    梁捕頭勾了勾嘴角:“梁某向來一言九鼎,老夫人該擔心的,應該是老爺子不在墓里吧?”否則,這老頑固絕不會答應他們開棺。

    一行人上山的路上,衙役忍不住問:“頭兒,你真有把握嗎?”

    梁捕頭擺擺手:“一半一半吧。”

    “啊?”衙役急了:“那你賭這么大,真不想混啦。”

    “你去賭錢的時候有把握嗎,沒把握你就不賭了?不照樣輸得精光了回來,跟我這兒蹭吃蹭喝的。”

    “這能一樣嗎?!我只是輸個幾頓飯,你這直接把飯碗都砸了。”

    “聽你這意思我只能當個鋪快了是吧?瞧不起誰呢?”

    “不是,頭兒……”

    “行了別磨嘰,指不定誰輸呢,孫大夫跟上沒,萬一那老太婆一會兒厥過去,別挖個墳還鬧出人命來。”

    衙役往回看了眼,找見那個背著藥箱的人才道:“后邊兒跟著呢。”衙役又盯著前頭的轎子發表意見:“你說這么大歲數了折騰啥呀,山路又不好走,坐轎子里頭顛一顛的,別給顛挫骨了。”

    “你媳婦兒或是爹媽的墳給人刨了,你就是斷骨了你也會爬上山來。”

    衙役想了想:“也是。”他又東張西望了一會兒,隊伍里還有陳沈兩家的人來湊熱鬧,吭哧吭哧的往山路上爬,衙役最后掃了眼幾步開外的貞白,低聲問:“她來干啥啊?咱開個棺材而已,跟個女冠跟鬧鬼似的。”

    梁捕頭順著他的話就答:“沒準兒。”

    “啊?頭兒,你不是不信這些嗎?”

    “所以你管她跟沒跟著呢,瞎白話啥,攢點兒力氣待會兒刨土吧。”梁捕頭瞥了眼一語不發的貞白,評價了句:“這人還行吧。”

    衙役沒聽懂:“怎么地?”

    “她沒有收了王氏的錢,見人下獄就跑路啊,應該是個有點兒良心的神棍,這不還想幫著把案子盡快結了,辦王六下葬的事么。”

    “你怎么知道?”

    梁捕頭每天都要為屬下的智商著急上火,他指了指跟在貞白身邊瘦津津的趙九,不想再跟頭蠢驢多費口舌。

    趙九在他們一出衙門時就竄到了貞白身邊,不聲不響地將存在感降到最低,再一路跟到山上,見官差都沒注意到他,確定自己不會被當成閑雜人等驅趕走,才低聲問了句要去干嘛,得知是去開謝遠之墓時,趙九震驚了好一會兒:“真開啊?謝老太太同意了?”

    “嗯。”貞白頷首:“同意了。”

    趙九一不留神,踩到塊兒石子兒,腳下一滑,被貞白扶住肩膀才沒有絆倒,他低啊了一聲,引來無數注目,趙九有些尷尬的埋頭繼續走路,大家也就自顧往前,沒人多留神這邊。

    深秋臨冬,氣溫極低,山中凝聚了一夜的晨霜未散,如薄煙遮目,視線朦朧。可眾人還是一眼就看見了不遠處那顆郁郁蔥蔥的灌木,梁捕頭心頭倏地一顫,環視周邊,滿目的枯枝敗葉,唯獨那一棵樹,枝繁葉茂,在山中遺世獨立。

    這未免太奇怪了!

    當看見樹旁那座墳塋時,梁捕頭心里咯噔了一下,鬼使神差地轉頭望了眼貞白。

    不知道為什么,他突然就想起了王六院中的那簇青竹,還有這個女冠之前說的那句:現在是什么氣候,難道你們沒有發現,王氏院子里的青竹郁郁蔥蔥嗎。

    梁捕頭出奇的將這兩處聯系在一起,腦子有些混亂,有種被這女冠施咒了的錯覺,否則自己為什么會往那些神神叨叨的事情上疑心?

    “誒,老太爺的墳前怎么長了顆樹?”有人嘀咕了一句。

    梁捕頭脫口問:“以前沒有嗎?”

    “沒有啊,三個月前我還來祭拜過。”接話的估計是謝家管事,年紀稍長,留著一撮山羊胡,他忽地拍了一下腦門:“我想起來了,這樹早就枯死了啊,老爺就沒讓我挖了,怎么這都入冬了,突然長活了?”

    聞言,梁捕頭不知道自己心里究竟是個什么滋味了。

    眾人在墳前駐足,紛紛圍向四周,謝老太太被長子兒媳攙扶出轎子。

    見貞白走向那顆樹,梁捕頭直接快步跟了上去,還未靠攏,就聞老太太喊了一聲:“梁捕頭。”

    他忽地止步,看見貞白抬手扶在樹干上,眉頭似乎微不可察的皺了一下,轉瞬又恢復了冷淡。他居然有些好奇,這女冠不動聲色的在搞什么?

    奈何眼下緊要關頭,得辦正事,一幫人站在墳前點香祭奠,俯身鞠躬,道了句:“謝老太爺,得罪了。”便拎著鏟子開始動工。

    謝老太太拄著拐杖,拂開左右兒女,巋然不動地立在墳前,緊緊盯住墓碑,沉聲低吼:“跪!”

    她身后一列列子子孫孫及家仆齊齊在墳前跪下,雙膝重重磕地,砸在石板上,一齊悶響,震得幾名握鐵鏟的衙役手上一抖,猶豫著落下第一鏟。

    謝老太太蒼老的聲音再一次如洪鐘敲響:“拜!”

    謝家眾人齊齊叩首,額頭伏地,久久不起。

    握著鐵鏟的衙役面面相覷,竟有些不知所措,紛紛望向自己的頭兒。

    梁捕頭打了個手勢,幾名衙役收到指令,心一橫,鏟開墳頭第一撥土。

    謝老太太又喊:“起。”

    謝家后人起身。

    “再拜!”

    謝家后人再叩首,一直持續到挖墳見棺,謝老太太的號令才戛然而止。

    再看謝家后人的額頭,個個磕得一片紅腫,可憐兒見的。幾名衙役一陣不忍,咬著后槽牙自我譴責:這是人干的事兒么!

    正欲開棺之際,梁捕頭捏緊了佩刀,本來有些緊張,耳后突然響起低低的一句:“不是空棺。”

    梁捕頭倏地一怔,背脊骨一僵,雞皮疙瘩起了滿身,他回頭看了一眼,不知何時貞白居然站在了他的身后,那句低語滾雷似的砸進了耳中。未等他有所反應,棺蓋已經揭開,幾個衙役的手陡然一滑,抬到一半的棺蓋哐當砸偏,衙役顧不上去扶,個個跟見了鬼似的,驚恐的往后退,不慎踢到壘起的小土坡,猛地一屁.股坐下去,連摔帶爬的蹦跶出去。

    這幾個手下跟著他,都不是膽小如鼠、見著個死人就嚇得屁滾尿流的人,否則也不可能挑他們來挖墳。

    “見鬼!”有個衙役吼了一句。

    梁捕頭猛地竄上前,不可思議瞪大眼,手里的佩刀一時沒捏住,砸到了土里。

    直到聽見眾人一聲尖叫,謝家后人七手八腳的接住謝老太太,大吼著喚來孫大夫,在一片混亂中把老太太抬上轎子,梁捕頭才回過神,按了按一個勁兒跳的太陽穴。

    正如貞白所言,不是空棺。

    但也絕不是謝老太爺的尸骨,棺材里頭躺著的,是一名女子,梁捕頭以前帶著手下去吃王六家的餛飩時,不止一次見過這女子,他有些難以置信,就聞趙九驚駭地喊道:“小曲!”

    喊完他就瞪著雙銅鈴似的大眼,將探上前的身子縮了回來:“這這……這……”

    這了半天都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這是怎么回事?為什么王六失蹤的女兒會在謝老太爺的棺材里?

    衙門上上下下翻遍了城里城外都找尋不見的人,居然在謝老太爺的墳墓里!

    所有人的腦子都有些發懵,唯獨貞白冷定道:“王六女兒托夢說她在謝宅,其實是在謝家的陰宅。”

    所以他們一大群人之前跑去謝家陽宅找人,永遠不可能找到。

    梁捕頭被她的話震得三魂差點出竅:“你——”

    貞白道:“我今天過來,就是想跟你說這個。”

    梁捕頭只覺太陽穴突突直跳,他抬手一按,定了定神,感覺思維要被這神棍帶偏了。

    “嘶——”梁捕頭撿起佩刀,拍了拍刀鞘上的泥,又十分煩躁的揮了揮手,衙役們立即收到指令,把那些伸長了脖子想要圍觀的閑雜人等驅出幾丈開外。

    看熱鬧的:“到底怎么回事啊?”

    閑雜人等:“謝老太爺真不在棺材里啊?”

    看熱鬧的:“那棺材里躺著的是王六閨女兒嗎?”

    閑雜人等:“所以謝老太爺真是被埋在王六他家院子里的?”

    ……

    看熱鬧的閑雜人等被衙役推著往后,忍不住七嘴八舌的好奇詢問,趕都趕不走,這王六家跟謝家究竟有什么恩怨?居然發生這么離奇的事!

    梁捕頭大步跨到墳前,踩住邊沿,后腳剛落地,四周就竄起一股寒風,從后脖頸灌進衣領里,他一個哆嗦沒打完,踩著邊沿的泥土突然松動,腳下驀地一沉,重心不穩的就要往棺材里撲。他心猛地揪起,后衣領子也在瞬間被人揪住,往后用力一拉,把他帶到了平地上。梁捕頭一偏頭,就見貞白已經松開了手,兩指并攏,夾著張符紙,扔飛鏢似的貼在了棺材板上。

    梁捕頭驚奇的看著那道黃符,欲要發作,又想起剛才腳底打滑的時候這女冠出手拉了自己一把,不好事后翻臉訓人,遂咬牙壓制:“你搞什么名堂?貼符干嘛!這么多百姓看著呢,他們本來就迷信,傳出去還以為兇手是只鬼,像什么話!本來案子就離奇,你又是跟著我們官府來的,到時候扯都扯不清。”

    “壓一壓邪氣。”

    梁捕頭蹲下,正要去撕那張黃符,就聽貞白補了這一句,頓時扭頭警告她:“你別跟這兒擾亂視聽蠱惑百姓啊!”

    貞白置若罔聞,只道:“別撕了。”

    反正撕不撕都無所謂,梁捕頭招招手:“得,你們幾個,把尸體抬回衙門。”

    方才幾名挖墳的衙役湊上前,正欲將小曲的尸身抬出來,貞白立即道:“抬棺。”

    “什么?”衙役有些不明所以。

    “別碰尸體,抬棺。”

    這女冠在這兒太妨礙公務了,梁捕頭有些忍無可忍:“碰尸體怎么了,你是不是想說,她接觸了人氣一會兒得詐尸啊?”

    “不會。”

    “那就別跟這兒礙事兒了,邊兒去。”

    “是棺材的問題。”貞白道:“這是一口招魂棺。”
掃描下面二維碼或者打開微信添加公共號名:yunyuedu5(云閱讀網)關注后,我們會第一時間更新太行道最新章節!!
太行道最新章節http://www.kqbetq.live/taixingdao/,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將軍夫人請轉身村花亂入乃木坂46的故事眾維之上抱刀行咸魚王妃要翻身我在下一個今天等你斗羅之圣劍使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王爺寵妻套路深錦衣春
福彩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