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云中書庫 > 太行道

第二十三章

太行道 | 作者:不若_ | 更新時間:2019-11-11 08:03:17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安頓好謝老太太的謝家家主折回時,正巧聽見這番話,倏地僵在原地,盯著貞白,驚詫不已:“你說什么?”

    貞白抬首,目光掃過遠處山脈,娓娓道來:“謝老太爺的墓穴選址在此,山脈生氣充盈,于路徑深處止息,背靠主山,來龍深遠,氣貫隆盛,左右山脈環護,砂環水抱,可謂藏風養氣,是一處子孫興旺的風水寶地。”

    “沒錯。”當年他請了好幾位得道高人前來看過,才將家父葬于此處,僅憑這番話,就能判斷這女冠絕非胡言亂語,而是真正有些本領的。

    貞白道:“可不知何時,此處的風水已經逆轉,看似并無任何改變,但龍脈泄盡,聚怨聚陰,成為大兇之地。”

    或許她知道是何時,就在一個多月前,長平亂葬崗里的山巒崩塌,大陣破損,即便最后已竭盡全力修補完成,但整個地勢已經發生逆轉,所以,居然影響到了外界嗎?因為此處與長平相鄰,地脈慣連,而造成了損害?

    貞白沉吟道:“而謝老太爺的墳冢中,卻是一口空棺,這本無甚影響,所以二十年來相安無事,但——風水發生逆變,碑上有名,墓中無尸,這口棺,就成了招魂棺。”

    謝家家主聽得臉色發白,艱難咬字:“招……魂……棺……?”他抬手指了指墳坑,奈何抖得厲害:“你是說,這棺材,招了那丫頭的魂?”

    “看來是。”

    梁捕頭在旁聽得匪夷所思,這次不禁沒有喝止,反倒追問了句:“什么叫看來是?”說完他就想抽自己大嘴巴子。

    “陰宅的風水直接影響子孫后代,而這里是謝家的陰宅,棺要招魂,也該是招謝姓的血脈。”貞白道:“但是謝家好像并未因此家宅不寧,或有任何傷亡?”

    謝家家主瞪大眼,搖搖頭:“除了王六夫婦來鬧過一場,并未發生其他事。”

    貞白道:“反而是王六家破人亡,所以,問題出在王六女兒的身上,因為招魂棺,招的是她。”

    “為什么?”謝家家主難以置信。

    梁捕頭突然插話:“是因為謝老太爺的尸骨埋在王六家中?從而有了什么千絲萬縷的聯系?那謝老太爺的尸骨是被王六挖回去的?他為什么這么做?”猛地意識到自己完全被貞白帶著節奏走,梁捕頭一個激靈,把思維拉回正軌:“不對,你別擾亂我視聽啊,這可能就是王六二十年前刨了謝家老太爺的墳,不知出于什么目的挖走尸骨,埋在自家院中,二十年后,又有人殺害王六之女,埋在謝老太爺的墓中?如此說來,這個兇手可能知道謝老太爺的墓是空的?或者知道王六曾經挖過謝老太爺的墳?否則,謝老太爺的尸骨埋在王六家,王六的女兒又埋在謝老太爺的墓中,不可能只是巧合。”

    “的確不是巧合。”貞白一抬下巴,示意梁捕頭看向墳頭那顆枝繁葉茂的樹:“你也許不信,但是這棵樹和王六院中的青竹,你無法解釋它們的反常。”

    “那你有什么解釋?”

    “聚陰聚怨,枯木逢春。”因為外界似乎受到了亂葬崗的影響,這里的埋尸之地便有了古槐因陰怨之氣滋養而枯木逢春的跡象。

    梁捕頭瞥了樹一眼,目不轉睛盯著貞白:“你就是以此判斷這墓里不是空棺,而王六院中埋了尸?”

    “可以這么說。”

    “好!照你所說,這是一口招魂棺,難道是王六女兒自己挖開了墳躺進去的?”梁捕頭看向棺中,視線落在小曲的纖纖玉指上,她雙手交疊在腹部,指甲干凈整潔,無半點泥土塵垢,梁捕頭蹲下身,踩在棺槨邊緣道:“或者是墳墓自己開了棺又埋上土?”

    想糊弄誰呢,梁名捕嗤之以鼻,伸手拽起死者的手腕,想要仔細查看,結果衣料下一根東西有些硌手,本著不漏過任何蛛絲馬跡的原則,梁名捕掀開死者一點衣袖,發現小曲手腕上系著根紅繩,是以幾根細線編制而成,打著死結,跟他在謝老太爺尸骨上剪下的那根編繩幾乎一模一樣。

    貞白也看見了,但是站著未動,只道:“割開看看,里頭是否有一撮銀發?”

    梁捕頭心里一突,掏出匕首照做,果然不出貞白所料,紅繩中藏著幾根銀發,梁捕頭有些發懵:“你怎么……會知道?”

    “梁捕頭,這可能真不是一樁尋常的案子。”貞白道:“別忘了二十年前,王六請過一位道人,讓樵夫老蘇給女兒蓋了個前寬后窄的閨房,是仿棺材落建,本身就不尋常,小曲的生辰八字我看過,是個早夭的命數,卻活到了至今,我想王六請那道長干什么,你我已經心知肚明。”

    梁捕頭將案情的整個發展在腦子里快速過了一遍,王氏供認曾經為了救女請過一位道長,如今從這種種證據中看來,就是王六當年迷信了那個妖道,做出一系列害人害己的行為。

    梁捕頭不得不往故弄玄虛那方面查,舉著紅繩問:“這玩意兒是什么來著?”

    “鎖陰繩。”

    “干什么用?”

    “捆住死者魂魄不散,無法離體則無法超生。”

    “捆住了嗎?謝老爺子的腳上也綁了一根,你不是說他身死魂消了無法做法招魂么。”真逗,梁捕頭嘖了一聲:“你愛咋說咋說吧,我只想知道,為什么謝老太爺和小曲身上都有,而且一根是黑發一根是銀發,顯然是取了各自的頭發沒錯吧,這在你們騙……”梁捕頭立即頓住,改了措辭:“在你們行當中,兩者之間有什么講究?”

    貞白上前,接過那根紅繩,虛握在掌心,又細瞧過那個死結,才轉頭看向謝家家主,問:“謝老爺的忌日是哪天?”

    謝家家主雖然疑惑,但還是報出家父忌日時間,詳盡到哪個時辰,梁捕頭與貞白聞言臉色皆是變了變,雖不在同年,但日月卻跟小曲生辰同天。

    貞白恍然大悟,抓到了重點:“果然不是借命數,若我沒有猜錯,那名道人是想以魂養魂。”

    “什么意思?”謝家家主在一旁聽得心驚膽戰,脫口追問。

    “王六的女兒八字純陰,是因魂體太虛而導致病體纏身,所以尋遍了大夫都回天乏術,藥石無靈。”貞白思忖道:“而魂體太虛,則可以采取以魂養魂之法,正好謝老太爺的忌日,撞上王六女兒的生辰,二者不謀而合,滿足了以魂養魂的最大條件。”

    貞白垂眸,盯著手里的鎖陰繩,繼續道:“以免謝老太爺的陰魂離體,便用鎖陰繩箍在逝者肉身之中,祭以青絲,供以生魂,渡養給王六之女,因此,她才能活到今時今日,而謝老太爺的陰魂被王六女兒當養料盡數吸取,所以,謝遠的招魂棺,就把小曲當成了謝遠,招了她的亡魂。”

    貞白頓了頓,自顧分析道:“如此一來,那個道人讓王六把女兒的閨房做成前寬后窄的基地就說得通了,因為養魂,得在棺材里養。”

    在場所有人,包括梁捕頭在內,個個目瞪口呆,今日所聞所見,好比天方夜譚。

    謝家家主聽完怒不可歇,他如何也沒想到,自己老父百年歸老之后,未能得到安息,被王六掘了墳不說,連魂魄都去喂了他女兒!謝家家主心里燒著一團火,卻不知該找誰發泄,冤有頭債有主,王六遭了報應,他女兒也死于非命,難道就這樣抵消了?謝家家主急得雙目血紅,緊攥著拳頭不住的發抖,在心底撕心裂肺的咆哮:抵消不了!

    梁捕頭蹲在墳坑前,半響沉默,他撐著膝蓋,正欲起身,腳筋麻了一下,便弓著身子不敢動,想等這股麻勁兒過去,視線掃過小曲另一只緊攥著的手,扣在小腹處,露出一片靛青色布邊料子,方才他拽開了小曲疊在上面那只手,注意力都放在了紅繩上,又被那女冠幾句話說得腦袋發懵,差點忽略了重要線索。他忍著酸麻,又緩緩蹲了回去,將小曲手里緊攥著的靛青色布料摳了出來,這是一塊用力撕扯下來的碎布,若他沒猜錯的話,應該是從那個兇手身上撕下來的。

    小曲死前有過掙扎?

    他抬眼,隱約瞥見小曲的脖頸處有抹紅痕……

    什么招魂棺,什么以魂養魂,簡直一派胡言!

    梁捕頭找到他殺的證據,立即甩臉不認人,剛要上前進一步細查,結果變故途生,那謝家家主瘋了似的,抄起一旁的鐵鏟沖到墳前,鏟子對著小曲的腰身就要一戳到底:“我殺了你!”

    梁捕頭猝不及防,被謝家家主的舉動驚了魂,條件反射的想要阻攔,奈何兩條腿酸麻得厲害,一使勁,整個人砸到了地上,難以動彈,眼睜睜看著謝家家主報復性地狠狠一鏟子戳在尸體上,砸石頭似的發出一聲悶響,衙役反應迅速的上前拉人,梁捕頭罵了句娘:“早就死僵了還殺個屁啊,把他給我拉走。”

    “別碰我!”謝家家主揮開衙役,憤憤地扔掉鐵鏟:“連死人都不放過,他們做出這等事,就該千刀萬剮。”

    梁捕頭提醒他:“你現在戳的這位,也是個死人啊。”

    謝家家主咬牙切齒:“死人如何,死了就想一了百了嗎,家父故去卻遭受到這等罪,我絕不可能善罷甘休!”

    “我還沒斷案,你就光聽這江湖騙子胡謅亂道,信口開河,什么招魂棺,簡直一派胡言!”梁捕頭捏著那片靛青色衣角,說出了自己的推斷與猜測,這是一起謀殺案,兇手殺死小曲,然后埋到了謝老爺子的墳墓里。至于其他的,還需要把尸體運回衙門,待仵作驗尸查明,他道:“謝家若想討個公道,就該等案子水落石出,而非聽信那些江湖術士的片面之詞。”

    謝家家主急火攻心,半天說不出話,不等他再作追究,那邊老太太情況不妙,只得囫圇應下,等待衙門徹查,然后匆匆將老太太送回謝宅,留下長子與管家善后。

    梁捕頭適才松了口氣,再看貞白,就覺得及其鬧心,得虧他及時壓制住,否則謝家人鬧起來,局面不知道會亂成什么樣。

    現在腿上那股酸麻已經褪去,梁捕頭站起來,狠狠剜了貞白一記刀眼:“妖言惑眾!”

    貞白只是說出實情,沒料到謝家人會這般沖動,遂保持了緘默,即便此時此刻面對梁捕頭的譴責,也沒再吭聲。

    有些真相,或許不是別人能夠接受的。

    把王六女兒的尸體合著棺材一起運回衙門后,不出一個時辰,這事兒就跟陣風似的,刮到了街頭巷尾,幾乎家喻戶曉,人盡皆知,眾人再對其進行一番品頭論足,有些站神鬼,有些站人為,最后添油加醋說法五花八門,就連祥云客棧的后院里,都有人剝著花生在石桌邊議論,去送點心的伙計時不時還會插幾句嘴,一唱一和跟說書似的。

    李懷信倚在床頭,閉上眼靜靜的聽,不禁感嘆這世間,真是無奇不有。

    須臾,他睜開眼,抬起手,腕頸處有兩顆血洞,比筷子細一圈,已經結痂。

    他想不通,這是怎么傷的?

    似乎是前夜,那女冠給他刮骨的時候,在最后一刻,腕頸傳來錐心刺痛,仿佛被兩柄利器洞穿。

    李懷信陰郁的想:她咬的?吸血了么?

    但當時意識太過混沌,他根本想不起來,如果那女冠要飲血的話,放她這樣在外頭四處游蕩,豈不要出大亂子。
掃描下面二維碼或者打開微信添加公共號名:yunyuedu5(云閱讀網)關注后,我們會第一時間更新太行道最新章節!!
太行道最新章節http://www.kqbetq.live/taixingdao/,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斗羅之圣劍使錦衣春咸魚王妃要翻身眾維之上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王爺寵妻套路深抱刀行將軍夫人請轉身我在下一個今天等你村花亂入乃木坂46的故事
福彩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