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云中書庫 > 太行道

第二十四章

太行道 | 作者:不若_ | 更新時間:2019-11-15 19:46:18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縣衙的驗尸房內已經停放著兩具骸骨,再抬入一口棺材,空間就顯得有些狹窄。

    仵作一身白衣,浸手祭香后便開始驗尸,小曲的脖頸處有幾圈青紫色勒痕,仿佛懸梁自盡般,是窒息而亡。

    “但她絕對不是懸梁自盡的。”仵作一邊查驗,一邊剖析,死者腳上穿著一雙舊鞋,鞋底均有污跡和磨損,但鞋后跟處,有極為明顯的摩擦,好比如被人從背后勒住脖子,想要反抗,會不由自主的狠狠蹬腿,鞋跟處就會出現明顯的磨損。

    仵作再翻過尸體,發現死者半身以下的衣裙沾滿泥土,裙擺甚至因磨損嚴重而破了幾條口子。

    褪去衣服發現,死者后背以下都有大大小小的青紫與破皮,這種傷勢顯然是經受過長時間的拖拽造成。

    梁捕頭道:“你是說,小曲是被人勒死后,拖到山上的?”

    仵作道:“她脖子上的勒痕不均勻,頻死前有過巨大的掙扎,也可能是被勒著脖子活活拖死的。”

    梁捕頭的眸子一沉,仵作補充:“我只是推測,不排除有這種可能。”

    “會是誰呢?”梁捕頭戳了戳下巴上的胡渣,視線轉到謝老太爺那具尸骨上,鬼使神差的又想起今日貞白發表的那一番言論,不得不懷疑,小曲的死與謝老太爺有所關聯,否則不可能這么巧,兇手謀害了小曲把尸體埋在了謝老太爺的空棺里。

    可是關聯在哪里?該從哪里入手?

    如果當年是王六聽信了妖道的蠱惑,挖了謝老太爺的尸骨埋在自家院里救女兒,那么目前能將二者聯系起來的關聯就是王六。

    可王六已經死了,棺材還設在自家堂屋沒來得及下葬,就因為一個無知的小女孩闖進去撿到一截指骨,何大爺撞見后前來報官,將王氏逮捕歸案了。

    梁捕頭猛地想起來,這兩日光圍著謝老太爺的尸骨轉,把另一具尸骨都給忽略了,昨天他去抓樵夫,讓屬下找曹寡婦前來認一認另一具尸骨是否是她丈夫張成的,結果如何,到現在都還沒抽出時間了解一下。

    他扶了扶頭上的紗布,覺得傷口隱隱作痛,糾結是先換藥呢,還是先了解案情,最后決定同時進行,一邊拆紗布,一邊聽屬下匯報:“誒,那曹寡婦一見到尸骨就開始哭,結果直接暈過去了,給我們嚇得把她扛到保和堂,還以為她是認出了這具尸骨是她丈夫呢,在跟前兒守了半天,她醒過來,居然說是自己膽兒小,嚇著了,死活都不肯再看一眼。”

    額角的鮮血凝固后粘在了一塊兒,揭掉最后那層紗布就扯到了傷口,梁捕頭嘶地一聲,把紗布仍在桌案上,對屬下招了招手:“來給我上藥,然后呢?”

    衙役走過去,拿起桌上一個小瓷瓶,拔掉塞子往他腦門上倒:“咱也不能強押著她來認是吧,正沒轍呢,她就說,他們成親前,他丈夫是個賭徒,小指頭被賭坊斬過半截兒,后來就改邪歸正自己做點生意,才攢了積蓄娶了她過門。”

    梁捕頭皺了皺眉:“可那具骸骨的十指并沒有殘缺。”

    衙役上完藥,開始給他纏紗布:“對,所以那具骸骨不是她丈夫張成。”

    本以為會是張成,結果線索嘎嘣一聲中斷了,梁捕頭煩躁不安的偏過頭,衙役給紗布打結的手因他這一偏沒把握好力道,直接將傷口纏緊了,梁捕頭痛嘶一聲訓人:“綁鞋帶兒呢,手上還有沒有輕重了。”

    衙役冤屈:“頭兒,你先別亂動,我再幫你松一松。”

    “行了,就這么著吧。”他揮開衙役的爪子,問:“那玩人手指的小丫頭找到了嗎?”

    “之前去尋過沒找到,這丫頭也不知道鉆哪兒去了,我們從昨晚到現在不一直抽不開身嗎,一會兒再去找找。”

    “我說,也別光盯著那丫頭,還有帶她來報官的那誰,就那老大爺,也帶回衙門審一審。”

    “啊?”

    “啊個釧釧。”

    “我知道了頭兒,我馬上就去。”

    衙役一溜煙兒就要躥,被梁捕頭喊住:“回來。”

    衙役又躥回去:“還有什么指示?”

    梁捕頭就問:“你知道什么了?”

    “把那大爺帶回來。”

    “為什么帶他回來?”

    衙役一臉茫然:“你讓帶回來肯定有你的理由啊。”

    好一把狗腿啊!

    梁捕頭只覺腦袋上套了一個緊箍咒,屬下一開口,就是念的一句咒,他痛苦的按住額頭。

    衙役見狀,緊張道:“頭兒,怎么了頭兒。”

    瞧這念著咒的一臉關切樣兒,梁捕頭不忍直視,痛心疾首的揮揮手:“沒事,腦殼痛,你去吧。”

    衙役不放心:“可是你臉色很難看啊,要不去讓大夫瞧瞧?”

    梁捕頭咬牙切齒:“別管我。”

    衙役愈發擔憂:“好像很嚴重啊頭兒,去……”

    梁捕頭忍無可忍:“別跟這兒礙眼了,趕緊滾,老子就是被你給蠢的!瓜貨!”

    見屬下躥得比兔子還快,梁捕頭遂放低了聲音嘀咕:“非要舔著臉來挨罵,成心想氣死我。”

    隨后,他又叫了幾名下屬前往王六家,也許能在小曲的房中尋到些蛛絲馬跡呢?

    一撥人剛進宅院,就看見趙九蹲在一個被挖開的大坑前,手肘擱在膝頭,支著腮喋喋不休:“怎么會發生這種事呢,我還是有點接受不了,我再緩緩吧,我還得再緩緩,道長啊……”

    說著一抬頭,正對上梁捕頭的目光,兇神惡煞地對他一聲吼:“你在這兒干啥?!”

    把趙九嚇得一撅而起,差點一跟頭栽進坑里,險險站穩了:“我,我,我……我跟……”結巴了半天說不出話,他指了指靈堂,貞白正好走出來。

    梁捕頭立即又飆一嗓子:“你們在這兒干啥?!”

    貞白淡定道:“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這里是民宅,你當逛集呢想來就來。”

    這梁捕頭的脾氣是真不好,動不動就跟人喊,中氣十足,特能唬人,也許是在衙門當差這些年,壓制刁民不容易。

    貞白性子淡,別人的喜怒哀樂對她影響并不大,除了偶爾感慨,很多時候都有種事不關己的漠然,她似乎一直都這樣,不愛跟人計較,所以梁捕頭氣勢洶洶也罷,譏笑嘲諷也罷,她都沒所謂。

    但曾經有個人說:“這是因為你不在乎。”

    不在乎嗎?

    她不知道。

    可那人還問她:“你有把誰放在過心上嗎?”

    放誰在心上呢,她一直都是一個人,獨居深山,一年到頭或許會遇上一兩個借宿的過客,打攪一宿,翌日便謝過離開。

    她一直以為,她會在那個深山老林的不知觀中渡完一生,與世隔絕。卻不料,懵懵懂懂地,就闖入了塵世之中。還沒等她反應過來發生了何事,自己就被壓在了亂葬崗的大陣里,長達十年,再睜眼,就看見了兩個手執長劍的狼狽少年。

    見貞白沒敢頂嘴,梁捕頭邁進堂屋,沒好氣道:“看看這靈堂,烏煙瘴氣的,你們來搗什么亂。”

    貞白:“……”

    趙九:“……”

    究竟是誰搗的亂?你心里沒點數嗎!

    心里沒數的梁捕頭理直氣壯地瞪了二人一眼,最后把目光鎖在貞白身上:“說吧,你又發現了什么?”

    “我們才剛到。”

    趙九趕緊點頭迎合:“嗯嗯,剛到,你們后腳就進來了。”

    梁捕頭將信將疑,拿刀鞘在門板上拍了拍,大喊:“孫排。”

    負責跟蹤貞白的那名衙役不知從哪兒鉆了出來,湊到梁捕頭跟前:“頭兒,的確是前后腳的事兒,我盯著呢。”

    趙九很是吃驚,心道:你搞跟蹤的,現在這么明目張膽了嗎?

    梁捕頭揮了揮手,衙役立即加入了搜查列隊,對每間大小屋子進行翻查,特別是小曲的閨房,梁捕頭親自上陣,連根針或刺繡上的線頭都要仔細的瞧上半天,也不知這女紅究竟有什么好琢磨的。

    趙九瞧著里里外外的捕快,嘆了口氣。

    一個衙役突然高喊了聲“頭兒”,就提著一雙布鞋和布衣從王六夫妻倆的房間走了出來,布鞋很舊,看起來穿了有些年頭,鞋面已經泛白,鞋底也隨著腳程磨薄了,但是針腳密集,鞋墊打底很厚,面料軟且結實,所以及其耐穿,看得出做它的人費了些心思。

    布鞋上沾滿了泥巴,好像田老漢穿去耕了地,沾著新刨出來的土。

    因為擱在床底,秋冬的氣溫低潮,泥沒有干,還帶著些潤。而這種濕度具有一定黏性,梁捕頭把鞋翻了個面,鞋底黏著片綠葉。這個時節除了四季常青的綠植,樹葉枝丫全都枯敗了,所以梁捕頭對謝老爺子墳頭的那顆枯木逢春的樹印象及其深刻,當然還有貞白那翻玄學謬論的加持,令他印象深刻到只看一眼,就立刻辨認出鞋底這片綠葉跟那棵樹的葉子是一個品種,不出意外應是出于同根了,畢竟這滿山荒蕪的,也就那一抹翠綠了。

    為謹慎起見,他還得再跑一趟謝遠的墓地,對比泥土和樹葉。

    梁捕頭抖開那套靛青色布衣,一眼看見衣擺下角有塊扯破的缺口,他掏出從小曲手中摳出來的那一角,正好能夠拼湊起來。

    之前他們懷疑小曲遇害時扯下了兇手一片衣角,那么這套衣服怎么會從王六的房間里找到?

    梁捕頭沖進屋,打開衣柜,翻出里面男性的所有衣服,還有布鞋,一一對比尺寸,眾人難以置信的發現,尺寸全都一致。

    梁捕頭心猛地一沉:這是王六的衣服?

    貞白道:“腰帶呢?”

    “嗯?”梁捕頭愣了一下,立即反應過來,這件靛青色開衫布衣沒有腰帶,他們又把王家里里外外翻了個遍,也沒找到那根靛青色腰帶。

    那根腰帶會是兇器嗎,小曲被勒著脖子拖上山,埋進了謝老太爺的墳地里?

    這個發現在梁捕頭的內心翻起滔天巨浪,視線從衣物上轉移到靈堂,盯著王六的棺槨久久出神。

    一個父親,怎么可能活活勒死自己的女兒?

    一定有別的原因,或者是——嫁禍?

    他定了定神,命人去謝遠墓地,在山中進行地毯式搜索,在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的情況下,尋找那根靛青色腰帶,然后對比泥土和樹葉,而他得帶著布鞋與衣物回衙門提審王氏。

    安排完這一切,梁捕頭回身轉向貞白,欲言又止道:“你……”

    貞白:“我回客棧。”

    梁捕頭頷首,剛邁出去一步,又扭頭警告她:“不許妖言惑眾!”

    見貞白沒給回應,梁捕頭道:“不然你就跟我回衙門。”

    貞白有些莫名其妙,正要應聲,一個衙役沖進宅院,喊:“頭兒,找到了,那小丫頭。”

    梁捕頭兩步上前:“在哪里?”

    “祥云客棧。”衙役有些喘:“我剛追進去,就不見人影兒了,但是掌柜的說,那丫頭住那。”

    原本要回衙門提審王氏的梁捕頭又改道去了祥云客棧,以免又讓人溜了。

    一個小丫頭,居然跟只泥鰍似的,讓官府找了兩天。他怕再晚一步,這泥鰍又不知道滑到那個旮沓里,以免夜長夢多,他得先去抓回來。

    可能是運氣好,一行人剛到祥云客棧,就碰上那小姑娘邁出門檻,蹦下石階,往另一處拐。

    貞白一眼望見那身天青色衣衫就認出了這小女孩,何況她一蹦一跳的身上叮當作響。

    “誒,丫頭。”梁捕頭叫住她。

    小女孩聞聲扭頭,立刻警惕的站在原地,目光卻是盯著貞白的。

    梁捕頭并未注意到這個細節,三步并作兩步跨過去:“讓咱們好找啊,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看了他一眼,又看了貞白一眼,才咬了咬唇回答:“一早。”

    “一早。”梁捕頭點點頭,微微躬下身,一臉慈笑道:“知道我為什么找你嗎?”

    一早不適應跟人這么近距離挨著,往后退了一步,看在眾人眼里,似乎有些怕生,她搖搖頭,沒吱聲。

    “因為你不乖。”梁捕頭說,假裝訓小孩:“小孩子要聽話,要誠實,知不知道?”

    一早擰了一下眉,眨了眨眼睛。

    梁捕頭:“你是不是拿了別人的東西啊?”

    一早愣了一下:“我沒有。”

    梁捕頭換了種說法:“是撿了別人的東西對嗎?”

    一早沉默。

    梁捕頭道:“上次有個大爺帶你來縣衙報案,把一根指骨交了公,但是那根指骨上還戴著一枚指環,是不是被你摘下來了?”

    因為那根指骨有半截顏色不一樣,埋在土里其他地方均會沾染上塵泥,骨色的揮發程度也有細微差異,據仵作推斷,這根手指上應該戴過一枚指環,而且是出土后被人摘走的。他審過王氏,挖出那具尸骨時,他們都沒有觸碰過,直接拿稻草遮掩了,接著趙九去了路邊折柳枝,貞白去了山頭擇墳地。

    如果王氏沒有撒謊的話,那么摘走指環的人,很可能是撿到這根指骨的小女孩和帶她報官的何大爺。

    據小女孩現在這個心虛的神態來看,很可能就是被她摘走的,梁捕頭問:“你藏哪兒了,這東西不吉利的,小孩子不能玩,否則大老虎會來把你叼走哦。”

    一早在心里翻了個大大的白眼,這人不該是個傻子吧,但她還是很傻很天真的問:“真的會有大老虎來嗎?”

    “嗯。”梁捕頭嚴肅道:“大老虎會咬人哦,你怕不怕?”

    怕死我了!一早心中不屑,但還是配合的點了點頭:“怕。”

    梁捕頭繼續誘哄:“怕就把東西交給我吧,這樣大老虎就不會來咬你了。”

    咬你奶奶個熊!一早裝模作樣道:“給你了,大老虎就會去找你了,你不怕嗎?”

    “當然不怕,我很厲害的,會打老虎,把它關起來,想不想看?”

    一早瞇起眼睛笑:“想。”

    “那你把東西給我,我去把老虎引出來。”

    “好。”一早喜滋滋的回答,伸手往兜里掏,半響后掏出一個鐵指環,放進梁捕頭攤開的掌心里,不經意刮到他掌心的繭,一早甜絲絲的說:“抓住大老虎了你要告訴我哦。”

    果然推測得沒錯,真有一顆指環,梁捕頭握在手中,臉不紅心不跳的騙小孩:“好。”

    “騙小孩的話你就會變成小狗,小狗吃馬糞的。”

    梁捕頭嘴角一抽:你才吃馬糞咧,你全家吃馬糞!

    真想拍死這個沒教養的熊孩子!

    貞白默不作聲的看完這倆相互逗傻子的全過程,最后又同情的看向梁捕頭,好像他才是被逗的那個傻子。
掃描下面二維碼或者打開微信添加公共號名:yunyuedu5(云閱讀網)關注后,我們會第一時間更新太行道最新章節!!
太行道最新章節http://www.kqbetq.live/taixingdao/,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村花亂入乃木坂46的故事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斗羅之圣劍使抱刀行咸魚王妃要翻身我在下一個今天等你錦衣春王爺寵妻套路深眾維之上將軍夫人請轉身
福彩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