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云中書庫 > 太行道

第二十八章

太行道 | 作者:不若_ | 更新時間:2019-11-23 08:00:25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秋盡冬臨,清風冷冽,一邁出門,寒流則席卷滿身,李懷信自小畏寒,一入冬,房里的爐火就生得跟暖春一般從不停熄,直燒完倒春寒才會撤碳。他也不是所謂的體虛怕冷,就是單純的嬌氣,身嬌肉貴至及。不惜花掉一顆金珠,雇了輛寬敞舒適的馬車,里頭錦被暖爐一應俱全,又為自己換了身銀線滾邊的白衣錦緞,外加一件皮裘,銀冠高束,墨發長披,換完了裝束,再人模狗樣的往馬車里一坐,氣質就尤為懵人。貞白揭開簾子時,就瞧見了這么端莊齊整的一幕,差點以為揭錯了車簾。

    “愣著作甚?進來,把簾子放下,寒氣都鉆馬車里了。”李懷信端著張臉,高貴冷艷的掃她一眼,又在心里沒好氣的補了句:想凍死誰?

    貞白正欲上車,身后有人喊:“道長,道長。”

    她回過頭,放下簾子。

    趙九氣喘吁吁躥至跟前:“道長,這就要走嗎?”

    “嗯。何事?”

    “沒事。”趙九擺擺手,把一紙袋東西塞進貞白手中,說:“我做的灌湯包,還熱著,算是送行吧,一點心意,你帶著路上吃。”

    熱騰騰的紙袋暖著掌心,貞白擰起眉,看著面前這個毫不相干的人,心底微微軟了一下,不知是何滋味。

    她領了這份情,道了聲多謝。

    趙九笑得格外憨厚:“不謝不謝,你一路保重啊,要是哪天還回來,記得再來吃我做的灌湯包。”

    貞白應下,上了馬車。

    車輪行駛遠去,趙九對著馬車揮手道別,剛轉過身,就被站在自己身邊的小丫頭嚇了一跳,捂著心口道:“哎喲娘誒,我說,嚇死個人了,你什么時候站我旁邊的,一點兒動靜都沒有。”

    一早盯著遠去的馬車,嘀咕:“走了啊。”

    “啊。”趙九答應了一句。

    “他們一起走的誒。”

    “是啊。”

    一早感嘆:“那我也該走了。”

    “走吧,回家去,別在外頭瞎溜達,當心你娘找不到你。”趙九說完就往回走。

    一早驀地轉過身:“大叔。”

    “誒。”趙九駐足。

    “我沒有娘。”

    趙九一愣:“什么?”

    一早彎起月牙眼,笑露出梨渦。

    把趙九看得一陣心酸:“那你爹呢?”

    “也快死了。”

    聞言,趙九倏地一怔:“啥?是生病了嗎?病了就看大夫啊。”

    一早搖搖頭,她舉起手腕晃了晃,說:“他聽見鈴響了。”

    趙九莫名其妙:“聽見鈴響怎么了?誒,你這鈴鐺不是不響的嗎?!”

    一早笑了笑,背著手轉身就走,拋下一句:“是啊,不響的,大叔,你是個好人。”

    趙九盯著她背影,喊:“誒,丫頭,你去哪兒?”

    一早沒說話,慢慢朝馬車的方向走。

    趙九戳在原地,又喊:“別亂跑出城,去給你爹請大夫。”

    一早沒回頭,依舊往城門走,趙九盯了片刻,直到那小小的影子漸行漸遠,他才嘆了口氣:“野丫頭。”

    ……

    馬車駛出城門,輪子碾過一處凹槽,輕微顛簸了一下,貞白捂住那袋冒著熱氣的灌湯包發怔,腦子里突然就閃現過某個人,提著一包糖炒栗子走進不知觀,往她手里一塞,袋子都是熱烘烘的。

    她問:“什么?”

    那人彎著眼角笑:“糖炒栗子,吃過嗎?”

    “不用。”她說,帶著疏離的回絕。

    那人卻道:“一點心意,收著吧。”

    時過多年,她再次收到了別人的一點心意,一個熱心腸的,包子鋪老板的心意。

    貞白打開紙袋,剛要伸手捻一個灌湯包,就聽李懷信“嘖”了一聲:“你剛才牽馬了吧?洗手了嗎?”

    “嗯?”貞白有些茫然的抬起頭。

    “真不講究。”李懷信一臉嫌棄的掏出根錦帕,從壺里倒了點水浸濕,一邊嫌棄一邊遞給貞白:“把你的爪子,擦擦,擦完再吃。”

    貞白抬手去接,不經意觸到對方指尖,李懷信倏地縮回手,跟遭瘟似的,緊緊拽回了錦帕,又在貞白莫名其妙的注視下,毫不客氣的把帕子甩在她身上。

    貞白:“你……”抽什么風?

    李懷信把手縮進袖袍里,忍不住發話:“你,以后拘著點兒自己,別總對我動手動腳。”

    完全沒意識到自己方才觸到了對方的貞白,直接懵圈了。

    李懷信迎上她疑惑的目光,心中冷哼:裝!

    又不是二八年華的閨中女,頂著那張成了熟的尸僵臉裝懵懂,真是一點兒都看不下去。

    李懷信干脆偏過頭,眼不見為凈。

    馬車簸了一下,李懷信慣性的護住榻上的骨灰壇,往里推了推,抬頭喊:“誒……”

    貞白正埋首擦拭指尖,沒有反應。

    “那誰……大姐……白大姐……”

    貞白停下手里的動作,扭過頭:“叫我?”

    李懷信頷首,指著貞白的對面說:“你坐過去,留這邊我要伸腿。”

    事兒真多!

    貞白順從的坐到對面,李懷信則抬起腿,剛要架在軟墊上,又驀地縮了回來,他掃一眼貞白,自行坐起身,彎下腰去拔靴子,拔完了往后一靠,雙腿交疊著架在軟墊上。剛臥下,就跟被針扎了背似的,他“嘶”地一聲又彈起來,動靜不小,貞白實在無法忽略,不禁抬起眼皮,就見李懷信直直盯著他自己的五根手指頭,一驚一乍地道:“長倒刺了。”

    貞白愣了一下,懷疑自己聽岔了,長倒刺多尋常一件事兒啊,至于這么一驚一乍的?

    李懷信攤開另一只手,細瞧過指甲蓋的邊緣。

    貞白許是被他感染了,忍不住垂下眼簾,視線落在他指尖,甲蓋光亮,貝殼一樣,扣在根根纖長的指尖上,透著淡淡蜜粉色,委實漂亮。

    他說:“剪子。”

    這馬車上哪來的剪子?!貞白把手里的錦帕放下,冷淡答:“沒有。”

    李懷信的王子病一犯起來,就講究得要命,他不但講究自己,還講究別人,然后不滿的擰起眉,目光落在貞白手上,很挑剔的模樣。

    貞白被他挑剔地看著,雙手居然有些無所適從,也忍不住垂頭查看自己的指尖,并多此一舉的問出了口:“看什么?”

    她手指很細,因為蒼白,顯得格外潔凈,像晨霜,像冬雪,然而沒有血色,又像病了一場,垂在玄色衣袍上,形成鮮明的差別。李懷信挑不出毛病來,收回目光的同時,順手抽了柄劍,大材小用地去刮指尖那根倒刺。

    貞白沒見過這樣的人,明明是神經質的胡鬧,卻有股理直氣壯的倨傲,乖戾恣意。單看面相,眉眼之間,貴不可言。

    李懷信被她瞧得蹙眉,剃完倒刺,很是不悅的把劍插進劍匣,一撩眼皮:“看什么?”

    看面相。但貞白沒多言,瞥開視線,這在李懷信看來,就是心虛的表現。

    馬車駛出官道,轉行泥地,一路凹凸不平的顛簸,李懷信嵌在軟墊里,又墊了床被褥在身下,還是被晃得頭暈目眩,許是因為體虛,又舟車勞頓,咬牙挺到暮色沉沉,整個人就跟散了架一樣,難捱極了。他堅持不住,可現在荒郊野嶺的,還需趕上四五個時辰才有人家,便只好把馬車歇在半路,休整片刻。

    貞白一直在閉眼打坐,隱約間聽聞一串響鈴聲,好似相隔甚遠,縹緲著傳來。她倏地睜開眼,盯住李懷信,后者剛從軟墊中支起身,一臉倦容的伸手去夠靴子,冷不丁對上貞白的目光,他頓了一下,右腳鉆進靴筒里。

    貞白突然問:“你聽得見嗎?”

    “什么?”

    “鈴聲。”

    李懷信凝神細聽,外面除了馬的喘息和馬夫拔掉壺塞咕隆咕隆喝水的聲響,萬籟俱寂:“哪來的鈴聲?”

    “難道你到長平,一路被人跟蹤,也不知道?”

    李懷信神色一凜,顯然毫不知情:“什么?!”

    “是個……”貞白斟酌了一下用詞,道:“小女孩,手上戴了串兇鈴……”貞白簡明扼要的闡述了這兩次見著那小女孩的經過:“方才,我似乎又聽見了鈴聲。”

    李懷信擰緊了眉:“為什么我什么都沒聽見?”甚至一點覺察都沒有。

    貞白道:“兇鈴催人命,若聽見了,就兇多吉少了。”

    “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李懷信一噎,轉了話頭:“你聽得見?”

    “嗯。”

    剛要問為什么,就立即打住了,說的是催人命嘛,她又不是……人!

    李懷信遂道:“也就是說,她還跟著?”

    貞白頷首。

    李懷信伸手摸到劍匣,貞白順勢在劍匣上輕輕一壓,問他:“干什么?”

    他手腕一陣吃力,竟有些抬不起來,不由地咬牙:“逮了來問問,跟著我作甚?”

    “問了。”貞白收了手,一本正經地復述:“說是因為,你長得好看。”

    許是貞白說這話的時候太過嚴肅,李懷信一瞬間沒反應過來,待他咂摸過味兒來,扭過頭,瞇縫了一下眼睛,有股迫人的氣勢:“你信么?”

    貞白仰起頭,還未待她有所反應,李懷信的手已經從劍匣上移開,重新窩回軟墊中,漫不經心地:“我信了。”
掃描下面二維碼或者打開微信添加公共號名:yunyuedu5(云閱讀網)關注后,我們會第一時間更新太行道最新章節!!
太行道最新章節http://www.kqbetq.live/taixingdao/,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村花亂入乃木坂46的故事抱刀行斗羅之圣劍使錦衣春咸魚王妃要翻身將軍夫人請轉身王爺寵妻套路深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眾維之上我在下一個今天等你
福彩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