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云中書庫 > 太行道

第三十章

太行道 | 作者:不若_ | 更新時間:2019-11-25 08:00:09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樊家人驀地怔住,樊夫人手一抖,茶杯滾在地上,被水潑了一身,她渾然不顧,腳步急促地往門口躥,有人揭開了棉布門簾,外頭大雨滂沱,兩個人像落水狗一樣在大街上狂奔,一追一趕。

    “二哥。”樊老三頭上還裹著孝布,一眼就認出了追著人攆的落水狗,大喊一聲,沖進了雨幕。

    被追得落荒而逃的人聞聲,扭頭望見門口一眾樊家人,急急打了個彎,朝這邊奔命而來:“我滴娘誒,三少啊,快救救我,樊二少這是發的什么病,見人就咬啊。”

    樊老三要去攔自己二哥,誰料對方直沖而來,狠狠一撞,身板像鐵板一塊,把樊老三撞倒在地,摔在那攤凹凸不平的淺水坑里。

    樊老三被那一下撞得七葷八素,又摔得不輕,手肘撐著地面擦破了皮,疼得齜牙,吼道:“失心瘋啊你!”

    對方充耳不聞,一個猛撲,泰山石般砸在了樊老三身上,齜著牙就要往他脖子上咬。

    樊老三低咒一聲,手肘抵住對方脖頸,開始拉鋸。

    樊家人見狀,個個大驚失色,幾名男丁躥進雨里,試圖將失心瘋的樊二少爺架開。

    眾人紛紛扒開窗,瞅著外頭倆少爺在泥.濘里掐得死去活來,拉都拉不開,又開始事不關己的評頭論足起來:“肯定是爭奪家產來著,樊二少爺不甘心。”

    “對對對,老大埋了,老.二又沒死,輪也輪不到樊老三摔喪盆子繼承家業,不打起來才怪囁。”

    “瞧見沒,都急紅眼了。”

    “怎么喪服都沒穿啊。”

    “哎喲,還真……這做兒子的,連自己親爹出殯都沒去送?”

    “也算不得啥,為了那點家業搞內斗,兄弟相殘父子成仇,別說區區一個大宅門,放眼皇親貴胄里,六親不認的事兒海了去了,不稀奇。”

    眾人扒著窗戶觀戰,各有各的見地,突然有人提心吊膽地喊了聲:“哎喲樊夫人咧。”就見樊夫人撲進雨中,要去拉開樊二少,誰料這落水狗真就六親不認,一口咬在樊夫人手腕上,發了狠似的,咬進了骨肉里,頓時見了血,被大雨沖涮洗凈。

    看客們不淡定了,扭身搡了把背后擋道的人:“快別看了,趕緊拉架去,別傷著了樊夫人。”

    “樊常興這不孝子……”看客們罵罵咧咧地出去管閑事,把發了瘋的樊常興從樊老三的身上架起來,這人仿佛狂性大.發,好一頓折騰,眾人才七手八腳地將其制住,嘴里卻死死咬著樊夫人的腕子,滿口白牙如同鋸齒,嵌進皮肉,洞穿了血脈,混著雨水直流進袖袍中,染紅一大片。

    樊夫人痛吟出聲,整張臉都白無血色。

    樊老三猛地竄起來,大罵:“狗日的樊常興,發的哪門子狂犬病,咬你老母啊,撒嘴!”

    樊常興赤紅著眼,在眾人的鉗制下,如一頭困獸,非但沒撒嘴,還咬得越發狠了。有人錮住他兩頰,去掰他的嘴,卻徒勞地使了半天勁,忍不住道:“這牙口可真好。”

    樊老三氣結,狠狠踹了樊常興一腳:“你跟誰過不去!不撒嘴是吧,耍狠是吧,老子今兒就不信了。”他怒氣沖沖奔進店,四下一掃,眼疾手快地拎起一柄刨爐子的火鉗,又氣勢洶洶地折回,邊走邊罵道:“等撬開你的嘴,看我不打碎你的牙!咱爹剛下葬,你就來犯渾,敢咬大娘了,合著她沒生過你,就狠得下心來傷人?!老子平時再不著調,也沒你這么大逆不道!”

    說著,鉗子就往人嘴里捅,樊夫人忍著劇痛想攔:“樊深,你別傷著他牙……”

    瞧著那一嘴的血,樊老三氣得兩眼冒火:“他把您手都快咬斷了,我還顧及他牙,要不是怕傷著您手,我非將這鉗子燒紅了來撬。”

    鉗子捅破了嘴角,卻撬不進狹窄的齒縫,糊了滿嘴的碳灰。

    “樊常興,你撒不撒嘴!”樊老三急得沒了章法,正束手無策之際,不知哪位看好戲的祖宗慢悠悠懶洋洋的說了句:“給蠢的,拍暈啊。”

    樊老三醍醐灌頂,顧不得對方前半句罵人的話,附和道:“對,把他給我拍暈了。”

    架著樊常興的某人聞言,立即一記刀手劈在其后頸,奈何他留有余力,唯恐把人劈出個三長兩短,吃罪不起。

    樊老三氣得翻白眼:“你沒吃飯啊,給我狠狠的,抽死這個大逆不道的混賬東西,抽死了算我的。”

    那人得令,不再有任何顧慮,下手穩準狠,一記悶響后,直接把人干暈了,樊老三立即上前,把樊夫人的手從樊常興的嘴下搶救回來,盯著腕頸那兩排深如血洞的牙印,臉都青了,攙住人往屋里扶:“大娘,您忍著點兒啊。”

    “我沒事兒。”樊夫人強忍痛楚,聲線卻在發顫。

    樊老三將其安置在最近一桌,胡亂抹了把臉上的水,奈何渾身上下澆了個通透,雨水又從發里往下滴,劃過飽滿的額頭,懸在眉骨上,樊老三自身找不到一塊干爽的衣料,干脆把樊家一名沒淋過雨的女眷素巾摘了,去纏樊夫人血流不止的傷口,一邊吩咐:“把鍋端走,爐子挪過來些。”

    身旁人照做,還把碳火挑得更旺,挪到樊夫人近前。

    樊老三垂著頭,把樊夫人的腕子纏了一圈又一圈,鮮血則浸透了素布好幾層,他扎實地打了個活結,揩了把流至眼皮上的水:“這么冷的天淋一場雨,哪里受得住。”

    他握住那只手,大聲問:“掌柜,有沒有干爽的衣裳,借一身給我大娘。”

    周遭圍滿了人,老板的聲音從人墻后面傳來:“有,讓樊夫人跟我上樓換吧。”

    樊老三小心翼翼扶起樊夫人:“都圍著干什么,回去吃你們的飯,玉清,扶大娘上樓換衣服,當心著手,別碰了。”

    待樊夫人上了樓,大家才想起來罪魁禍首,樊常興被扔在地上,身子歪斜的靠著柜臺,面色烏青,衣衫泥臟。

    有長輩問:“常興這是怎么了?”

    樊老三肝火正旺,沒好氣道:“誰知道他發的哪門子瘋,病了好幾天,不省人事的躺在床.上,也不知道什么毛病,大娘衣不解帶的守著他,還要辦喪事,父親起靈的時候他還沒醒呢,結果醒來就犯渾。”

    “常興以前不這樣啊,挺規矩一孩子,怎么突然性情大變,是不是,是不是……”

    樊老三不耐煩:“是什么?”

    “中邪了。”

    接茬的嗓音低磁,漫不經心地響在人群外,聲線跟方才那句“給蠢的,拍暈啊”如出一轍,樊老三扭過頭,就看見一男一女,穿一黑一白,并肩而立。

    樊老三腦子里冒出的第一個念頭就是:黑白配啊!從哪來這么打眼的一對兒神仙眷侶?!

    等等,樊老三摒去心中雜念,此刻打眼和神仙眷侶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你說什么?”

    “中邪了。”

    聞言,人群靜了瞬息,驀地竊竊私語,皆不可思議。

    樊老三頓了一下,目光在二人身上打量逡巡,男子白衣銀冠,負劍匣,天之驕子般,而女冠,黑袍長冠,沉木劍,冷若冰霜,兩位氣度非凡,不似那些逮誰就坑的江湖神棍。

    樊老三心里沒底,卻也不相信:“胡說八道,好好的,怎么可能是中邪。”

    都這樣了還能叫好好的?李懷信不與其強辯,只輕描淡寫地說:“那就當瘋病治著吧,最好捆起來,別再讓他到處咬,會傳染的,還有樓上更衣的那位夫人,也一并捆了,以免她瘋的時候沒個防備。”

    這話說得欠揍,樊老三立即垮了臉:“你罵誰吶?!”

    李懷信莫名其妙,他自小到大從來無所顧忌,說話也口無遮攔,沒覺得自己在罵人:“我罵誰了?”

    樊老三不干了:“你說你罵誰了,你罵誰瘋!又罵誰會瘋!”

    李懷信較真地看了樊老三須臾,此人面色雖蒼白憔悴,但口沸目赤,怒形于色,一副生機勃勃的模樣,因此,他得出結論:“你沒中邪啊,怎么也瘋瘋癲癲的?”

    樊老三氣絕,指著對方語無倫次地咆哮:“你才沒中邪!”

    嘿,李懷信心下一樂,面不改色地點頭:“嗯,我沒中。”

    “不是,你才瘋瘋癲癲的,誰啊你,想惹事兒是吧?”

    惹你算什么事兒,跟逗貓逗狗無甚差別,李懷信下巴一收,斜眼看人,有股不放在眼里地意味:“你家宅不寧,又剛死了父兄,戴孝之人,還不知道安生,跟我叫板?”

    這不成心想氣死人嗎,貞白沒料到李懷信這么能惹是生非,眼看就要引發戰禍,趁樊老三還沒大打出手之前,出聲息怒:“恕貧道直言,這位樊二少爺面色灰白,雙目赤紅,不分是非的攻擊親故,儼然已經失去理智,而他印堂發黑,雙唇青紫,乃死氣奪生之象。”

    許是貞白說得太過一本正經,神態又及其冷肅,就尤為令人信服,相較李懷信出口就是你中邪了、你瘋了之流的討打言論,貞白的這番話就算在讓人接受的范疇內,同一種情況,換種方式闡述,起碼不刺耳,也不至于惹人發飆,這樣大家才能面和心不和的繼續聊嘛。

    樊老三內心再抵觸,面上也會稍加整合,問:“你這話什么意思?”

    意思當然就是丫中邪啦!李懷信強忍住沒有當場翻白眼,他都說得那么直白了,這人怎么還有臉犯蠢?脖子上長的是顆菜蘿卜吧!

    貞白越眾而出,在樊常興跟前駐足,她蹲下,抬手撩起樊常興眼皮,黑瞳蒙塵,眼白渾濁泛紅,再探其脈搏,若之前只是猜測,那么現在完全可以斷定:“他中了尸毒。”

    樊老三倏地一驚:“尸……尸毒?什么尸毒?怎么會……”

    “他許是去過什么不該去的地方,接觸過尸體,或者其它晦氣的東西。”

    這就難說了,畢竟樊常興一個大活人,行動自由,去哪里做什么不需要事無巨細的跟家里人報備。

    樊老三道:“不是,他除了去鋪子遛個彎,整天就愛在院子里飼花弄草,膽兒比姑娘還不如,天黑都怕走夜路,能去什么鬼地方中這個尸毒。”

    再怕走夜路,也有走夜路的時候,就像忌口的人,總會不經意間誤食,難能避免,所以貞白道:“方聽你說他不省人事好幾天?什么病?受過傷嗎?”

    樊老三卡了一下:“什么病?許是傷寒唄,誒,之前就見他咳嗽喝藥來著,郎中也說不清,但是他摔了一跤,磕暈的,至于傷,應該沒有吧。”

    貞白疑慮:“應該沒有?”

    自己親哥病成這樣做弟弟的竟不知情況。

    樊老三不耐煩的一揮袖:“那天家里起大火,父親和大哥慘遭不幸,我哪顧得上。”

    “有。”樊夫人換好衣裳,被攙扶著匆匆下樓:“有傷,常興的左手臂上,有四道劃痕,請郎中瞧過,說是像人抓的,都破皮了。”

    貞白拉過樊常興左臂,撩開袖袍,手肘上纏著紗布,樊夫人續道:“我給他包的,涂了藥,怕感染就包扎了。當時樊家太亂,大家搶著救火,都亂了陣腳,我想著可能就是在混亂中拉拉扯扯,有人不當心把他抓傷的。”

    貞白拆了紗布,眾人呼吸一滯,這潰爛發黑的手肘哪里是破了皮的抓傷。

    樊夫人驚得捂住嘴,盯著那團烏黑爛肉,兩眼圓瞪:“這……怎么會這樣……我分明……分明……”

    貞白沉聲道:“這是被尸毒腐蝕的。”

    樊夫人滿臉驚恐,都快哭了:“那怎么辦,我們家……老爺、大郎剛沒了……現在……常興也,他不能出事啊……他要是再有個三長兩短……我……我……”

    樊老三攬住樊夫人:“大娘,大娘,你先別慌,別慌。”

    “怎么能不慌啊,我們樊家,這一樁接一樁,出得都是人命啊。”樊夫人驀地哭出了聲:“這位道長,有沒有法子,一定救救我們常興啊。”

    貞白不繞彎子:“時過三日,尸毒侵入肺腑,死氣奪生……”

    樊老三感覺懷中人肩膀一抖,立即攬緊了,出言打斷:“你別嚇唬人,就說能不能救。”

    貞白拉下袖管,把那團駭人的胳膊遮住,她站起身,面不改色道:“試試吧。”

    見對方風輕云淡,仿佛并不為難的模樣,也就是可能有救了,樊老三的心稍稍放下一點,就聽貞白又道:“夫人手腕的傷,也得盡快處理。”

    樊老三聞言色變:“你是說我大娘也會……”

    “她的問題不大,把糯米磨成漿,伸手泡半個時辰,能驅尸毒。”

    樊家人哪敢怠慢,等不及雨停回家,立即問老板要糯米,火急火燎地去后廚磨漿。個個還沒緩過勁兒,貞白又開口了:“方才聽夫人說,二少爺是在家宅里被人抓傷的?”

    這意思,難道說那東西在家宅里?

    樊家眾人細思極恐,如遭雷擊,樊夫人更是嚇得魂飛魄散,整個人直哆嗦。

    樊老三忍著一股子惡寒:“聽你說話簡直要精神衰弱,怎么那么能嚇唬人。”

    李懷信在旁靜觀半天,瞧這一本正經忽悠人的功夫,心中隱隱有個猜測:這女冠以前是不是驅邪化煞專業戶啊?

    果不其然,這三言兩語的,樊夫人就開始急著給她送銀子了:“道長,煩請你二位到家中看看,救救我兒常興,事后一定重酬。”

    李懷信心下便篤定了:丫肯定是!
掃描下面二維碼或者打開微信添加公共號名:yunyuedu5(云閱讀網)關注后,我們會第一時間更新太行道最新章節!!
太行道最新章節http://www.kqbetq.live/taixingdao/,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將軍夫人請轉身斗羅之圣劍使抱刀行錦衣春咸魚王妃要翻身我在下一個今天等你村花亂入乃木坂46的故事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王爺寵妻套路深眾維之上
福彩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