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云中書庫 > 太行道

第三十二章

太行道 | 作者:不若_ | 更新時間:2019-11-27 08:01:08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樊常興是在翌日清晨醒來的,虛弱極了,只喝了幾口糯米粥,他環視一屋子人,好像斷片兒了一樣,茫然地問:“怎么了?”

    在樊夫人問長問短的關切中,看見大家都穿著素服,平常最愛打扮的女眷們連只簪都沒有插,卸了脂粉的素顏憔悴極了。樊常興腦子瞬間炸開,忽地想起那一場熊熊大火,兵荒馬亂的樊家,他原本是要去救火的,可是踢到了石階,撞在廊柱上,后來發生什么,火滅了沒有,都不知道了。再醒來,就是眼前這一番光景。他問發生了什么事,所有人倏地噤了聲,如喪考妣的樣子。他想起來那把火燒在大哥的院落,渾身一抖,他一一掃過眾人的臉,連樊深這個成天在外鬼混的人都在,那么:“父親吶?大哥吶?為什么不在?”

    樊老爺的妻妾驀地紅了眼,有的暗暗抹淚,有的哭出了聲。

    樊深忍了又忍,才艱難開口:“沒了。”

    樊常興如遭雷擊,他聽清了這兩個字,卻似乎不太懂什么意思,無措極了,喃喃問:“什么?”

    “父親,大哥,都沒了,昨天已經下了葬,怕耽誤時辰,等不到你醒。”

    “怎么會沒了?啊?兩個人,怎么會一塊兒都沒了?!”

    樊深閉了嘴,這其中因由,卻是難以啟齒的。

    樊常興悲憤難抑:“說啊,瞞著我干什么。”

    “沒想瞞你,就是大哥做的丑事,我不想提。”

    樊常興的臉色白了又白:“他做什么了?”

    樊深心里憋著一把火:“他做什么了?他做你小娘了!那個禽.獸不如的混賬,敢在家里偷人,偷你爹的人!真是讓人.大開眼界啊,現在滿城風雨,還有誰不知道,真真是揚名立萬了他。”

    樊夫人淚盈于睫,覺得羞辱,更不堪入耳,想要制止:“樊深,你別說得這么難聽。”

    “這就難聽了?我還是撿了好聽的講,那外邊兒說得,更不堪入耳,連我這種沒羞沒臊的人聽了都覺得沒臉,像你們這種面皮薄的,往后也別出門了,藏在自個兒屋里,關起門來茍且偷生吧,免得聽了要去上吊跳河,我懶得收尸。還有大娘……”樊深的語氣緩了緩:“你也別出去給人送溫暖了,餓不死那幫嚼舌根的人。”

    有女眷不服氣:“我們沒偷沒搶的,憑什么……”

    樊深炮仗似的,氣不打一處來,扭頭就懟:“你還不如去偷去搶呢,那也比干這個臉上有光,我是無所謂,名聲早就臭大街了,受得住別人來戳脊梁骨,聽不痛快了就按住狠狠揍一頓,出口惡氣總好比把自己憋死。”

    家中長輩厲色道:“你別出去胡來,還嫌不夠丟人嗎。”

    樊深氣急敗壞:“我即便再胡來,也是丟自己的人,沒辱了樊家門楣。知道外面人怎么說的嗎,龜縮在屋里都不知道吧,今兒我就給你們復述復述,他們說,多虧了那場大火,燒穿了那塊遮.羞布,也把那不孝子給燒死了,要不放縱那對狗.男女這么茍且下去,再把肚子搞大了,那可就好看了,到時候生出來,孩子算誰的?管咱父親叫爹呢還是叫爺爺,又管我叫三哥還是叫三叔?捂什么耳朵,聽不下去了是吧,還有更難聽的!你,你,我,在座的各位長輩兄弟姊妹,一個都沒落下,在外人嘴里,咱們樊家都成窩了,我沒去他家里逛一逛,打他一頓算是客氣了,你們忍得了嗎?你們還不得去殺人啊!”

    這幾日,大娘和家中女眷主內,二哥昏迷不醒,他身為樊家男丁,父親的喪事還得一肩抗起,日日在外奔波打點,聽著不絕于耳的風言風語,埋了一肚子火藥,現在經人一點,霹靂吧啦就開始炸。

    樊深珠簾炮轟的一席話,震得樊常興腦子嗡嗡鳴響,仿佛哪根神經搭錯了,半天都沒緩過來。有長輩一拍桌子,憤罵:“簡直污.穢不堪。”

    字字句句,針一樣扎進耳膜里,樊常興被那一拍桌震醒了神,所以大哥死在了火場里,那么父親呢?

    樊深向來直接,是個率性之人,聞言就禿嚕了句:“氣死的。追殺他那不孝子去了。”

    原本樊老爺年紀大了,身體每況愈下,近兩年又患上心疾,連生意都逐漸有些力不從心,因此把鋪子一點點交由老大老.二去打理,老三是個不爭氣的,成日游手好閑,除了吃喝玩樂沒什么長進,心思也從不放在家業上,老爺子指望不上,也沒想他能有多大出息,琢磨著把田產和一部分租鋪留給這浪蕩子,再由兩個兄長照拂,只要不出格,也夠他恣意半生了。樊老爺打著如意算盤,決定退居二線,養養病也養養老,因為精力不濟,也實在折騰不動了,而那一院子的妾侍更加顧不上,哪知他這把老骨頭剛不中用,后院就起火了,他那寡廉鮮恥的小妾不知何事竟爬到了他大兒子的炕頭上,屋舍走水時她為了自己逃命,竟赤條條的跑出來,扎了滿院子前來救火人的眼,也戳了老爺子的心,丟了他老臉,更污了樊家的名聲。

    樊老爺好面兒,哪里受過這種恥辱,加之大兒子還在火海,他氣得要殺人,誰知這不知死活的小妾一通惡語沖撞,樊老爺就直接爆了血管,嘎嘣脆了。郎中來瞧過,說是顱內出血導致。

    聽完樊深三言兩語的表述,樊常興在心里已經上演了一場家破人亡的慘劇,臨末,樊深又添了一句,異常嘲諷道:“即便這樣,我還風風光光的把后事辦了,真體面!”

    樊常興死死咬住后槽牙,面頰緊繃,從牙縫里泄出兩個字:“人呢?”

    樊深:“誰?”

    “那個蕩.婦。”

    “關在柴房里。”

    “你們居然還留著那條賤命,不送她下去陪葬!”樊常興瞪著眼,陰狠極了,那股戾氣,竟讓在座的眾人不寒而栗。

    樊深道:“自是要她填命的,只是還沒顧得上。”

    “弄死她,還要你顧得上顧不上的?換做我,早就處置了,一根白綾、一杯鴆酒,趁父親還未下葬,吊死或者毒死在棺槨前,讓她去九泉之下謝罪。”

    “一條人命,不該這么草率的處置了。”

    “怎么,你還重視起那條賤命了不成?”

    兩兄弟突然吵了起來,看得眾人一陣驚悸,尤其樊常興,那張臉陰得駭人。明明平時是個不動聲色的,只喜歡飼花弄草的人,隨時看起來都冷冷清清,很少跟人撂臉子,又因為怕黑走夜路,便讓大家覺得,樊二少是個膽小如鼠之輩。

    也不知是中過尸毒蝕了心智,還是父子倆雙雙亡故對他的刺激太大,仿佛將他一生的脾氣都攢在了此刻爆發,醒來后就像性情大變。

    殊不知,家中遭此變數,父親和大哥皆亡,即便是再懦弱之輩,也會握起一把刀,手刃那個罪魁禍首。而此刻的樊常興,手里就握著那把刀,欲斬之而快,讓其血債血償。

    當然,樊深也是個舉著屠刀的,只是先前沒能亮出來,現在,他亮出那柄屠刀:“怎能不重視,反正如今樊家這檔子丑事,早已遠近聞名,我便要讓十里八鄉的人都來看看,我樊家怎么懲這個歪風。”

    聞言,樊常興沉住了氣:“你待如何?”

    “這臉面丟了也就丟了,我們一大家子人,往后難道要蒙著腦袋過活?既堵不住悠悠眾口,就把遠近聞名的那些德高望重的老輩子都請過來,將這個敗壞風氣的女人當眾沉塘,以正家風,也讓那些亂嚼舌根的人知道知道,我樊家人,遠不如他們心眼兒腌臜!”

    “倒是周全。”樊常興繃緊下顎,滿眼戾氣:“那便沉塘。”

    而且這一私刑,正是懲治那些不守婦道跟人有私通之罪的,用來處死那個女人,再合適不過。

    忽聽門外“嘖”一聲,輕輕地傳入眾人耳中,樊常興刺猬般炸起了刺:“誰在外頭?”

    李懷信嘖完,正與貞白低語了句:“要搞事情啊。”就被里頭的人察覺,他們也并不是要來聽墻根,那之前遭李懷信嫌棄蠢笨的小廝立即鉆進屋解釋:“我,我,和……那之前,夫人見二少爺醒了,特意讓我去東院請兩位道長過來。”結果剛到,就聽見三少爺在里頭發飆,小廝一哆嗦,嚇得直接戳在了門外,也把李懷信和貞白堵在了身后,不得已聽完這場大戲。

    那小廝本身就在二少爺院里伺候,了解其性子,頗為冷僻,有時候會顯得不近人情,他看似與世無爭,骨子里卻執拗得很。相比三少爺那個游戲人間,玩.物喪志的,最好相與的,還屬大少爺,他飽讀詩書,一身才氣,待人接物溫文爾雅,是老爺最引以為傲的長子,可偏偏就是這個最得人賞識、循規蹈矩的長子,出了差錯,捅了這天大的簍子,給樊家蒙羞。

    打從出事到現在,小廝都不太相信那個連下人都會給予尊重的樊大少爺會做出這種事,可誰又能預料這是個永遠都會裝在圣賢書的套子里,一步都不會行差踏錯的人呢。

    如今再次聽見這些,他內心比較復雜,又怕氣頭上的二少爺責難。索性貞白和李懷信步入門檻,樊常興見還有外人,陰戾地皺起眉:“道長?”

    “對。”樊夫人連忙道:“是我讓他去請來的,我正要跟你講,這事說來話長……”然后將昨天發生的事贅述了一遍,聽得那個剛從鬼門關回來的人匪夷所思,愣在床.上,臉色變幻莫測。

    據樊常興回憶,那幾天他感染風寒,吃了幾貼藥總不見好,便自己出去找郎中診脈。他遇上剛采藥回來的小徒弟,小徒弟興高采烈地背了滿滿一籮筐草藥,手里還抓著一把綠萼梅,說是在馬鞍山上折的幾朵,可以曬干入藥。樊常興聽者有意,藥也沒抓就興匆匆的去了,想嫁接幾株綠萼回家培植。不曾想他到了山里,轉悠半天也沒找到。

    眼看天色漸晚,他怕走夜路,又不想白跑一趟,腦中一番激烈較量,便沿著山路尋了半刻,剛準備放棄,待明日再來,就聞到一股綠萼幽.香,樊常興一陣興奮,尋著香氣找過去時,天已經黑了,他環顧四周,是黑漆漆的山林,寒風吹過,草木俱顫。他腳下不停,走出一身汗,卻覺得冷颼颼的,打了個寒顫。似乎看見一個黑影,他不確定,杵在原地不敢動,問了句誰在那,沒有人回答。他剛想走,那黑影就動了,朝他靠過來,一步一步,邁開腿腳的姿勢很奇怪,木頭人一般,僵硬極了。

    樊常興心里打鼓,本能的往后退了兩步,試圖與其交談,奈何那黑影只字不吐,像個啞巴,又突然發難,張牙舞爪的朝他撲過來,樊常興嚇了一跳,臨近時嗅到一股難聞的腐臭味,怎么形容呢,他當時第一反應認為這是個乞丐,想要打劫所以攻擊自己,他伸手一擋,那人抓住了他胳膊,周身漉漉的,樊常興臨危之際,反應奇快,抬腿踢中其腹部,黑影扣著他手臂的指甲劃拉出四道血痕,倒下斜坡,一路滾到低谷。

    樊常興驚恐萬分,認為自己害了人,邁出一步想去救,也差點跟著栽下去,嚇得兩腿發軟,索性回去找人來救吧,于是往來路狂奔,到了山下已是深夜,鎮里家家戶戶已經熄了燭火,他一路跑回樊家,差點喘不勻氣,結果正碰上家里走水,又慌不擇路的要去幫忙,沒注意腳下臺階,摔下去時一頭磕在廊柱上,便不省人事。再醒來,整個樊家,已是天翻地覆。
掃描下面二維碼或者打開微信添加公共號名:yunyuedu5(云閱讀網)關注后,我們會第一時間更新太行道最新章節!!
太行道最新章節http://www.kqbetq.live/taixingdao/,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抱刀行將軍夫人請轉身村花亂入乃木坂46的故事斗羅之圣劍使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我在下一個今天等你咸魚王妃要翻身眾維之上錦衣春王爺寵妻套路深
福彩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