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云中書庫 > 太行道

第四十三章

太行道 | 作者:不若_ | 更新時間:2019-12-09 10:04:27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山腳下荊棘叢生,牽絲一樣,縱.橫交錯著織成一張巨大的網,趴伏地面蔓延生長,勾勾纏纏間攪作一團,阻塞住進山的路徑,只是有一兩處窄小的地方,荊棘塌陷,嵌進泥里,似乎被人踩踏過,壓斷了尖刺。李懷信選擇從此處進山,但利刺和藤枝總會勾住衣襟,尤為耽誤腳程。

    老蔡行在后頭,沒有李懷信那么靈巧的伸手,稍不當心,就會被荊棘扎幾下,密密麻麻的刺,像一群蜜蜂追著他屁.股后頭蟄,左躲右閃而不及,把他扎得滿身針眼傷,雖不深,但也疼,針扎那種疼。時而被藤蔓縛住腳,磕磕絆絆中,撐住一旁的樹干,卻撐了一掌心的刺,那些荊棘藤條無處不在,并且攀附著樹干,纏繞直上。

    老蔡十指連心,疼得五官皺巴成一團,一路上嗷嗷叫個不停,他拔掉扎進掌心的幾根刺,冒出幾滴血珠子,痛嘶一聲,輕輕拿袖口擦掉,抱怨:“這也太遭罪了。”

    山里起了風,穿過熙熙攘攘的樹叢,李懷信走完荊棘,攀上一塊巖石,大步登了上去。他一回頭,就見老蔡貓著腰,背對自己,并且已經與他拉開了一段距離,腳底抹油的準備溜。

    一柄利劍嗖地一聲,撩起一股寒風,擦著老蔡側頸而過,釘在離他不足一米的樹干上,嗡鳴陣陣。

    老蔡倏地僵住,盯著面前那柄仍在微微顫動的長劍,感覺脖子隱隱作痛。

    須臾,老蔡抬起手,摸到側頸,攤眼前一看:血!

    他猛地捂住頸側流血的傷口,雙腿止不住打顫。

    李懷信仿佛什么都沒發生過,語氣如常:“把劍拔下來,給我。”

    聽在老蔡耳中,卻像一道催命符,不從既是死,令人驚懼。

    他縮起脖子,那里被劍刃割開一道及細及淺的口子,也就刺破了皮,象征性流了點血,卻足以治得老蔡再也不敢作妖。他抬手拔劍,雙肩一抽一抽的顫抖,然后腳踏荊棘,顧不得兩邊的尖刺刮破布衣,乖乖把劍奉上。

    李懷信居高臨下,卻沒有接,瞥了眼老蔡指尖上的鮮血,蹭到了自己劍柄上,遂不滿道:“臟了。”

    老蔡愣了一下,立即反應過來,拿袖子又抹又擦。

    蹭亮了才讓李懷信滿意,收劍入匣,不冷不熱道:“有種再試試,我保證下次扎你個對穿,絕不只是放點兒血。”

    老蔡直冒冷汗:“再也不敢了。”

    “想從我眼皮子底下溜走,哼……”李懷信冷笑一聲:“你得會金蟬脫殼。”

    老蔡跟在其后,咬緊牙關不吱聲,只能暗自腹誹,憎恨暴增。

    斜坡并不算陡,泥土潮,雜草上的露珠被腳一勾,盡數抖落,沾到了褲管。

    密林深處不時響起伶仃幾聲蟲鳴,在寂靜的深夜,尤為清晰。而整個山間,被一層黑氣籠罩住,因為在山腳下格外稀薄,幾乎難以覺察,但越往高處,黑氣就彷如煙霧,幾乎到了肉眼能識的地步。

    李懷信隱隱感覺不對勁,可哪里不對勁呢?卻難以細想,就好似大腦受到阻礙,無法凝神靜氣,他看向四周,光禿禿的樹枝在黑霧中變幻起形態來,老蔡的聲音在此刻虛無縹緲的響起:“這座山,上不去的。”

    李懷信晃了晃昏沉的腦袋,眨了眨有些模糊的視線,問:“為什么?”

    “當年總共死了一千七百五十四口人,全部埋在這山里,也包括我的老婆孩子……”

    李懷信驀地回過頭,眼前的老蔡在幾步外站著,閃過虛虛實實的重影,他臉色冷得可怕,聲音也冷得像冰,帶著長年累月的夙怨,他說:“我想收殮他們的尸骨,好好將他們安葬了,可是上不去,不,也有人上去了,他們跟我一樣,想要把親人的尸骨殮回來,但是這一去,就再也沒有回來過,最后跟那一千七百五十四個人一起,都葬身在了這座深山里。”

    李懷信腳下虛浮,踉蹌幾步,踩著叢生的雜草,響起陣陣叮鈴鈴的聲音,清脆而空靈,占據了他整個識海。

    老蔡的聲音像陣風,合著鈴聲一起刮進他耳中:“你既然來了,就去陪他們吧。”

    說完,老蔡退后幾步,轉身往山下跑。

    李懷信看著他逐漸遙遠的背影,伸手想抓,卻抓了個空,然后他膝蓋一軟,壓斷一叢雜草,又牽起一陣叮鈴鈴的聲響,將他的識海攪得一團亂麻。

    雜草中掛滿了鈴鐺,布下陣法,只要人涉足于陣中,就會被晃動的鈴聲攝亂心智。

    又大意了!

    就知道這老東西絕不會安生,剛才在山下居然沒有全盤托出,講一半藏一半,原來在這兒等著給他下套呢,老奸巨猾的混賬玩意兒,李懷信簡直后悔沒有一劍抹了他脖子,結果著了道吧。

    只是這防不勝防的,他又不能未卜先知,哪會想到這山里竟然詭計多端的埋伏了遍地鈴鐺,還碰上個一心只想坑死他的老東西,簡直流年不利。

    他撐著一絲清明,站起身,往前拖沓兩步,掀起草垛里一陣響鈴,他攥緊成拳,指甲割進肉里,抬頭間,一陣天旋地轉。

    李懷信艱難挪步,順著鈴音往斜坡上行,識海一會兒紛亂,一會兒茫然,仿佛被人牽著鼻子走,他強行使自己保持清醒,預想抵觸,太陽穴卻針扎一般刺疼,他猛地意識到,這狀態怎么那么像來時的兇鈴引路。

    李懷信倏地驚出一身冷汗。

    兇鈴引路不是用以馭尸嗎?不容他細想,刮起一陣寒風,草木俱顫,如浪潮般掀起一波鈴聲,壓倒性摧折他的意志,識海頓時一片空白,如一具被鈴音控制的傀儡,行尸走肉般登上斜坡。

    整個山間黑氣升騰,籠罩住周身,李懷信所過之處,地上的泥土微微松動,似乎有什么東西,即將從地底破土而出。

    一聲蟬鳴刺入耳膜,撞進他敏銳的識海,李懷信原本散了焦的瞳孔倏地緊縮,目視前方,長睫微顫。然而那絲清明的目光稍縱即逝,又被一片茫然代替,就在此時,泥土忽然破開,支出一只蒼白的手,五指彎曲成爪,扣住了李懷信的腳踝。

    隨即,四處的泥土鼓起小土包,起起伏伏間,泥土從地底被頂開,膝蓋和頭顱鉆了出來。

    李懷信神游之際,一昧的想往前邁,可被抓著腳裸的那條腿始終抬不起來。

    四下不斷傳出窸窸窣窣的破土之聲,而更高的山層上,發出一聲不似人聲的低吼,接著喀嚓脆響,彷如骨頭斷裂。

    土里的人緩緩坐起,掛著泥垢的臉呈灰白色,眼眶一圈青黑,僵硬的扭轉脖子,攀上李懷信……

    李懷信仍在識海中掙扎,他身處一片荒蕪,沒過膝蓋的枯草下掛滿了鈴鐺,隨風而響,他想退出這片荒蕪地,可是無論如何都走不出去,現如今,一只腳又被什么東西纏住了,他只能不斷在原地踏步。耳邊鈴聲越來越響,他欲封閉五感,可毫無用處,那些鈴聲仿佛就在他的識海中,并不來源于外界。他提劍,斬碎了幾只銅鈴,劍風掃出去,成千上萬只銅鈴晃動起來,叮鈴鈴……叮鈴鈴……

    他幾乎潰不成軍,左手握住劍刃,一抹,掌心劃拉開一道血口,以鮮血在識海中抹開一筆,口中念道:“消音!”

    掌心在虛空中下拉,所到之處,血色盡顯,似朱砂呈于黃紙上,延綿展開……

    土里的人站起身,爪子攀上李懷信肩頭,緩緩湊近。他立在原地,入定似的一動不動,額頭滲出細汗,攥緊成拳的掌心滴出鮮血,源源不斷從指縫間漏出,滴滴答答落在軟土上。

    而于識海中,鮮血摹寫成符文,最后一筆,幾乎將他的精氣耗盡,低喝一聲:“破!”

    “一早!”

    與此同時,一聲低吼猛地撞進他識海,李懷信倏地睜大眼,靈臺驟然清明,若是連自己的潛意識都走不出來,那他這些年在太行道也算是白待了。

    他腳下一旋,拔劍的同時,背上劍匣直接將那雙攀在肩頭的手擋了出去。

    呼吸間,一股濃濃的腥臭味躥進鼻息,幾乎將他熏死過去,李懷信連忙抬手掩住口鼻,差點窒息。

    詐尸的人被擋開后,舉起爪子,猛地朝李懷信撲過去,他手腕一轉,反握住劍柄,側身讓開半步,行尸撲了個空,朝前栽去,劍刃則抵住脖頸橫拉而過。剛出土的行尸就這么首身分離,倒了下去,頭顱滾進那個原本就埋著此人的墳坑中。

    接二連三有人起尸,他們掀開土壤,緩緩坐了起來……

    山上傳來打斗聲,李懷信抬起頭,就見數十個黑影穿梭在林間,那其中,一束長冠的黑影身法鬼魅,木劍一挑,將一涌而上的群尸盡數掀了出去,連她的一片衣角都沒碰到。

    李懷信掃了眼起尸的三五一群,被難聞的氣味憋得難以呼吸,他速戰速決,決定上山與貞白匯合,沒走出兩步,發現周圍一排栽種的柳木,井然有序排列著,仿佛圈出一整塊山地,李懷信以目力丈量,柳木之間間距出奇的一致,甚至分毫不差,顯然是有人精心測量后栽下,李懷信環視一圈,忽然明白了,難怪這山間的陰煞邪氣這么重,原來是因為這一排排柳樹阻擋,以防陰尸之氣外泄,從而形成一個聚陰池!

    李懷信想起老蔡之前說的那句:“當年總共死了一千七百五十四口人,全部埋在這山里!”

    全部埋在這山里。

    李懷信心頭一突,望著被黑氣荀饒的林間,還有那幾處詐尸所在的位置,他抬起頭,斜坡之上同樣林立著一排排柳木,井然有序,間距一致,如果他沒猜錯的話:“這是千尸陣。”
掃描下面二維碼或者打開微信添加公共號名:yunyuedu5(云閱讀網)關注后,我們會第一時間更新太行道最新章節!!
太行道最新章節http://www.kqbetq.live/taixingdao/,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村花亂入乃木坂46的故事眾維之上咸魚王妃要翻身斗羅之圣劍使我在下一個今天等你錦衣春王爺寵妻套路深將軍夫人請轉身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抱刀行
福彩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