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云中書庫 > 太行道

第四十五章

太行道 | 作者:不若_ | 更新時間:2019-12-10 08:01:43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這倒是與老蔡所說一致,李懷信沒有插嘴,老道繼續道:“只是,我幾乎將村子里里外外都尋找了一遍,根本沒發現有妖邪作祟的痕跡,而那幾個失蹤的孩子,也始終查無音訊,村民說是有妖怪,卻誰都沒親眼見過,全是憑空揣測,所以后來,我懷疑是人為,并讓村民去報官。村民卻說,兩年前第一個孩子失蹤的時候,他們就去報官了,若是報官有用的話,也就不會懷疑到妖怪作祟,來請我進村捉妖了。”

    李懷信聯想到楔進石墩和神像里的兩具童尸,八成就是曾經失蹤的孩子,若是被妖怪抓走,應該吃得骨頭渣子都不剩,所以斷定:“是人為?”

    老道點點頭:“對,哪有什么妖怪啊,兩年內一共失蹤七個孩子,全都是人在作孽,人在作孽啊。”

    李懷信道:“是被人楔在了石橋下和神像中嗎?”

    老道倏地抬起頭,愣愣看著他:“你,你發現了?”

    果不其然,李懷信道:“碰巧,不過還有五個孩子呢?”

    老道說:“我也是后來才一個一個的發現,這七個孩子的所在,只是,為時已晚。”

    貞白追問:“什么意思?”

    “就像你們看到的那樣,他們分別被嵌在石橋下,神像中,山壁里……在村子周圍的七處所在。”老道問:“你們可曾聽說過,打生樁?”

    竟然與他之前猜測的一致,李懷信眉頭一皺:“你是說,這些孩子是被人在建橋建廟時的人祭?”

    老道緩慢搖頭,他說:“不是建橋建廟的人祭,是這個大陣,是為這個將我們所有人困在棗林村二十年的大陣,而打的生樁!”

    李懷信倏地一怔。

    老道說:“祭陣!有人在此,精心布下大陣,最后,選了七個孩子來祭陣,我來之時,正好第七個孩子失蹤,此陣漸成,待我后來慢慢發現,已經和全村百姓被困在了其中。

    “起初我并不知道,這是個什么陣法,我嘗試過很多辦法,不余遺力去破陣,但皆是徒勞。直到,路邊的草木漸漸枯萎,到處可見蛇蟲鼠蟻的尸體,河里的魚蝦死成一片,飄在水面上,一陣陣腥臭撲鼻,農戶家中的禽畜也無故死亡,這太蹊蹺了,我心里開始生出不好的預感,卻不敢置信,這怎么可能呢,直到我發現一具具童尸,以打生樁的方式嵌在七處,我才猛然意識到,這是七絕陣!”老道面露驚恐,仿佛回憶起一場令人膽寒的噩夢,連聲音都變了:“易經八卦,奇門遁甲,七絕陣,乃是八門之中缺一門。”

    李懷信不解,忍不住問:“所缺哪一門?”

    老道重重咬字:“生門!”

    貞白插嘴:“此中還有開門、休門,都屬吉門。”

    “吉?在其他的陣法當中,八門并存,開、休、生三大門能算吉門,可在這七絕陣之中,少了生門,而開門屬金,有天地肅殺之合,為萬物都收藏凈盡之時,在此陣中,乃萬物殺盡而不復生。休門屬水,水殺萬物,有霜雪之寒,純陰之氣,玄武之精,這里三光不照,為鬼邪所住,在此陣中,水亦不復始。吉則變兇!

    “而七絕之所以為絕,就是要絕門絕戶絕生靈。凡在七絕陣之中,所有的一切,草木不生,雞犬不留!”

    李懷信呼吸一窒,對棗林村所發生的事,從老道嘴里一件一件串聯起來,浮出真相,在心里生出七八分猜測。

    老道的情緒激動起來:“你們以為我為什么會走投無路?!是因為在這七絕陣中,萬物不生!一月之內,所有的草木人畜,都將被奪去生氣,無一幸免。很快,村民們開始七竅流血,接二連三有人死去,每個人都生活在恐懼之中,他們來求我,磕頭下跪,哀嚎連連,可我想盡了一切辦法,都無法破陣。

    “那可是令人聞風喪膽的七絕陣啊,以我的修為,怎么做,都無疑是蜉蝣撼樹,以卵擊石,根本束手無策,只能想辦法出去找人來救,可是出不去啊,七絕陣沒有生門,能怎么辦呢?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硬生生開出一道生門來!”說到此,老道握劍的手開始發抖。

    貞白道:“你有辦法開啟生門?”

    老道臉唇慘白,痛苦極了:“若不到萬不得已,我也不會,也不會……出此下策!”

    李懷信道:“若七絕陣如此兇險,你既能開啟生門,就能將大家都送出去,又怎會是下策?”

    “你以為,要在絕陣中撕開一道生路,會因此付出多么慘痛的代價?”老道凄厲道:“我,殺妻棄子,一尸兩命,才將我的徒弟于阿吉送出棗林村,讓他在僅剩的半月時間內,去太行山求救!”

    李懷信屏住呼吸:“你做了什么?”

    “天地生靈,皆是孕育而生,所對應的,不就是一條生路嗎,所以,我才會出此下策,用十月懷胎且即將臨盆生育的妻子做道場,剖其腹,開生門,卻僅容一人出陣!”

    聞言,李懷信只覺不寒而栗:“你竟然……用孕婦做道場?!”

    他無法想象,老道做這一切之時,究竟有多慘烈!

    “就是這么殘酷,我已經沒有辦法了,那一個月,仿佛活在無間地獄里,你永遠都體會不到,當一覺醒來,我的妻子,也開始七竅流血,滿身滿臉都是血,止都止不住,我比誰都清楚,她熬不到生產那天,然后,我就拿她……就拿她,在那座送子觀音的廟中,做了道場。”說到此,老道仿佛陷入魔怔,語無倫次的呢喃:“為了什么呀?為了活下去,為了讓更多的人活下去!”

    法劍從手中脫落,老道抬起顫抖的雙手,目光凌亂,仿佛沾了滿手血腥,妻子的話猶在耳邊:“如果此法可以救下全村百姓,我跟孩子,愿意豁出性命。青峰,你根本無需糾結,如今于我而言,豁不豁出性命,都是死路一條。最起碼,這樣死得有價值一些,能做此抉擇,倒真正攜手與你俠肝義膽了一場,無悔無憾矣!”

    當年,他的小徒弟阿吉為了阻止他,跪在地上聲淚俱下的言辭,剖心剔骨的折磨了他二十年:“師父,從小您就教導我們,要舍己為人,可我一直覺得,我們這些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不過是滄海一粟,窩在咱們那個與世無爭的道觀里,說這些大仁大義,不過是喊喊口號而已,我從來都沒想過,會有這么一天,為了蒼生,為了蒼生,蒼生難道不應該,是那些風云人物來拯救的嗎?何時輪得到我們呀,何時輪得到師娘和一個還未出世的孩子啊?”

    想到此,老道抹了把眼角的淚,有些呼吸困難的粗喘幾口。

    這讓李懷信想起在村里作祟的那具女尸,生生撕開孕婦的肚子,剖腹取子,被貞白定在地道中,他們查看過女尸的肚子,也是被人剖腹取子后起尸,難道那具女尸,就是這老道當年造下的禍根,他的妻子,一早的母親?

    面對李懷信的質問,老道臉色變了又變,嗓子啞得厲害:“不是。”

    他說:“我當時的狀態很不好,做道場開生門的時候,根本就不知道,有村民偷偷潛伏在暗處,看完我所做的一切,所以……”

    李懷信已經猜到了接下來發生的事,接話:“所以,他們就開始效仿你?!”

    “對,他們以為,這樣就可以出去,所以那幾個人,私底下把一個即將臨盆的婦人綁起來……”老道喉嚨艱澀滾動,眼前閃過一幕幕殘酷可怖的場景,仿佛重蹈覆轍了妻子的慘景,他說:“我沒來得及阻止,根本,就來不及。真正到了大難臨頭那一刻,他們都怕死,不惜,殘殺鄉鄰婦孺,這就是人性,我所看見的人性,沒有人性。”

    老道說:“我曾因此無比自責,覺得造成這樣的悲劇都是因我而起,是我的錯,他們只不過在依樣畫葫蘆,是我引出他們內心的惡念。但也因此,讓我總結出一個道理,要活著,就要有犧牲。”

    可犧牲誰呢?誰都不愿意犧牲!誰都想要活下去,沒有人甘愿為誰去死的。

    老道喃喃:“他們當然沒有成功,反倒是今日,自食惡果。而我,結局也并沒什么不同。”

    他繼續道:“當時,一個月為期,自發現是七絕陣時,我想盡一切辦法破陣,前前后后耗費十天,再送阿吉出去,他就必須在二十天之內找到人回來破陣,然而,我日日盼,夜夜盼,始終沒等到阿吉回來,他到過太行山嗎?”

    李懷信不知道,因為二十年前,他才剛出生不久,哪會知道,有個叫于阿吉的人是否到過太行山求救,想必是沒有吧,否則太行道定不會坐視不理,讓整個棗林村被困二十年。

    所以那個于阿吉,最后去了哪里?為什么沒有去太行山求助?

    既然在七絕陣中,一月內會死得雞犬不留,如今過去二十年,還有半村人活著,定是因為:“他沒回來,所以你最后殘殺了半個村子的人?”

    “我沒有辦法,已經是道盡途窮,全村的人,匍匐在地上,仰著一張張七竅流血的臉上,滿是驚恐,他們哀嚎求救,就像煉獄里的怨鬼,置身巖漿火海,拼命想要爬起來,卻只能苦苦掙扎到死。那種場景,有多么怵目驚心,沒親眼見過的人,永遠都體會不了。我想救他們,可我無能,我無能破陣,就只能選擇最殘酷的方式,殺一半村民,布下千尸陣,以命以血以亡魂,來喂陣!

    “然后插柳聚陰,將整個棗林村,變成了至陰之地,逆轉七絕陣的磁場,才不至于,被奪盡生氣。

    “你應該知道,這陰山陰地,就是養尸之地,死后尸身不會腐爛,也最容易起尸,而活著的人,生活在這樣的環境里二十年,自然陰氣極重。

    “若不是走投無路,我也不會這么做。”老道抬起老淚縱橫的臉:“我想的是,能救一些是一些,卻不得不犯下如此深重的殺孽,難道錯了嗎?若換做是你,你又該如何抉擇?”

    李懷信只覺胸口翻涌的厲害,這些沒在自己身上發生的事,他向來不會為難自己,去回答這種假設性的問題。

    老道絮叨一樣,喃喃:“要救人,就要殺人,做好事,就要做壞事,孰是孰非,孰善孰惡,都集于一身。就像,我明明救了他們,明明,是他們苦苦哀求我來救他們,我救了,他們卻恨不得吃我的肉,喝我的血,我只能躲在高山上,一步都不敢下來。”

    老道吐出一口濁氣,說:“我知道他們為什么恨我,因為我救了他們,卻殺了他們的至親摯愛,我可能殺了他們的妻子、孩子或者父母,這樣的血海深仇,就算我是為了救他們,他們也不可能感激我。

    “但我也為此,失去妻兒,付出同等慘痛的代價。最后只想把我的孩子留在身邊,因此,才養起死胎。”

    聽到此,貞白不禁松開了鉗制住一早的手,一早重獲自由,箭步竄回老道身邊。老道連忙護住她,痛心疾首的圈進臂彎里。

    李懷信有一點不明白:“既然要殺,為何不直接選擇半村人,將他們全家老小都斬草除根?”反倒每戶都殺一半留一半,讓大家失去至親至愛,這種虐死人的做派,不是存心招人恨嗎,變態啊!

    “因為,要喂陣,不止需要性命和亡魂,還要那潑天的怨和恨。”老道說:“況且,我根本沒得選,也不是我想殺誰就能殺誰的。要逆轉七絕陣的磁場,我必須在一個前提下完成,就是用羅剎點將術。”

    貞白神色一肅:“羅剎點將?”

    李懷信也曾有所耳聞,神色變得凝重起來:“這是一種佛門的邪術吧?”

    老道說:“是,我曾在一名梵僧那里得過一本古跡,上面記載了以羅剎點將術布千尸陣,二則結合,哪怕這里是一塊福地,也將生生逆轉為殍地。”

    李懷信算是見識了,他偷偷摸摸下趟山,怎么就這么開眼,千尸陣和羅剎點將,倆疊一塊兒簡直天理不容,這老頭兒用這么傷天害理的禁術,當真不怕遭天打雷劈?!

    不怕天打雷劈本人繼續說:“以七絕陣為基,在地脈之上鋪陣網,每個人所處的位置,就會自行分出陰陽。

    “那么整個棗林村,排除已故之人,剩人丁三千六百六,則是,命成陰陽分左右,陽為中軍陣不動,陰做先鋒隨鈴走。”

    貞白抓住其中一個重點:“隨鈴走?所以她手上這串兇鈴是?”

    “對,原本的道鈴,就是因此變成了兇鈴。”老道顫抖著,像根一折就斷的枯枝:“它是我造下的殺孽,又在這樣一個絕境中,因羅剎點將而起,承載千百條人命,被鮮血怨念侵染。”
掃描下面二維碼或者打開微信添加公共號名:yunyuedu5(云閱讀網)關注后,我們會第一時間更新太行道最新章節!!
太行道最新章節http://www.kqbetq.live/taixingdao/,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王爺寵妻套路深我在下一個今天等你將軍夫人請轉身斗羅之圣劍使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錦衣春村花亂入乃木坂46的故事咸魚王妃要翻身眾維之上抱刀行
福彩十分开奖结果